第五百零二章 敲打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葉鳴知道付磊為人很精明,能力也很強,對他代理縣長職務比較放心,所以凡是涉及到政府決策的事情,即使付磊主動向他匯報,他也不會輕易表態,最多說一句“我知道了”,然后就放手讓付磊去做,很少干預政府的具體事務。

    但是,當付磊把參加雞公嶺鉛鋅礦采礦權競買的企業名單報上來時,葉鳴多了個心眼,決定好好審看一下--因為他很清楚,盡管魏杰禾、張建坤等人已經倒臺,丁天盛那個利益集團損失了兩員核心大將,但因為這個鉛鋅礦牽涉的利益實在太大,他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再次前來爭奪采礦權。

    葉鳴估計:他們極可能利用這次采礦權公開掛牌拍賣的機會,找一個他們的利益代理人前來競買采礦權,所以自己必須仔細審核這些報名競買的企業的背景和資料,一旦發現有企業可能與丁天盛他們那個利益集團有關,必須堅決取消其參與競買的資格,把禍患消滅在萌芽狀態……

    因此,當付磊有一天拿著報名參與采礦權競買的企業名單給他看時,他一反常態地開始逐個審看每一戶企業的基本資料,琢磨這些企業有沒有可能與丁天盛或者魏杰禾有關系。但是,審看了將近一個小時后,從資料上根本看不出什么問題來。

    于是,他把那些資料重新放進檔案袋,但并不歸還給一直坐在辦公桌對面等候的付磊,偏著頭仔細思考了一陣,忽然問道:“付磊同志,這五戶報名競買采礦權的企業里面,有沒有上級領導找你打招呼的情況?如果有,是哪幾戶企業?打招呼的領導是誰?”

    他這幾句話語氣比較平和,但在問的同時卻用一種犀利的、洞察一切的目光盯住付磊,令后者不敢跟他對視,有點心虛地微微垂頭,避開他刀子一般鋒寒的目光,猶豫了片刻,小聲答道:“葉書記,您既然問到了這個問題,那我就坦白地跟您匯報一下:前天晚上,鐘縣長突然約我吃飯,說省城來了兩位朋友想跟我見個面,商談一點事情,還讓我注意保密。我應約到了鐘縣長指定的飯店,果然有兩個省城來的人跟鐘縣長在包廂等我。


(第1/3節)當前499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候捫心自問,覺得自己確實對不起陳怡,尤其是在外面吃喝玩樂過后,有時候偶爾會想到獨自冷冷清清守在家里的陳怡,心里就會產生一種很強烈的愧疚之感。不怕您笑話:正因為內心里經常有這種愧疚感和負罪感,所以當我聽到她跟葉鳴已經到了一起之后,第一反應是憤怒和恥辱,但緊接著心里竟然莫名其妙地有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好像自己欠陳怡的債務在那一刻突然清償了--您能理解我的意思嗎?” 汪海本來對他提起過去的風流韻事很反感,但聽到最后,感覺到他的話確實是發自內心,也確實是在向自己剖析他不怎么恨葉鳴和陳怡的原因,板著的臉終于松弛開來,問道:“既然你跟陳怡是這樣一種情況,你父親怎么還那么恨葉鳴?按你們當時的婚姻狀態,即使葉鳴不跟陳怡發生曖昧關系,你們的結局也是離婚啊,他為什么會這么憤怒?” 李智嘆了一口氣說:“汪叔叔,我父親并不知道我和陳怡真實的婚姻狀態。他跟陳怡的父親是故交,從小看著她長大的,對她特別喜愛、特別欣賞,在她讀高中時就向她家里提親了。后來我娶了陳怡后,他感覺到很光榮、很自豪,多次在親戚面前說:我能夠找到陳怡這樣一個媳婦,既是我的福氣,也是整個李氏家族的福氣。在他想來,陳怡是絕對不可能出軌......

    后章提要:...接下來可能發生的種種情況,并不時瞟一眼手機屏幕,耐心地等綁匪聯系他…… 大約半小時后,葉鳴的手機屏幕上忽然彈出一條請求添加微信好友的消息,打開這條消息一看,對方的微信昵稱是“中原逐鹿”,附加身份說明上赫然標著“葉奔奔”三個字。 葉鳴的心砰地一跳,趕緊同意了對方的添加請求。 大約一分鐘后,“中原逐鹿”向葉鳴發來了微信視頻聊天的信息。 葉鳴猶豫了片刻,點開了接受視頻聊天的按鍵。 正如他預料的那樣,首先出現在屏幕上的果然是小奔奔那張圓乎乎的小臉蛋。估計昨晚那些綁匪給他喂了迷幻藥,直到剛剛才醒過來,所以小奔奔還有點迷迷糊糊的,不住地用胖乎乎的小手掌揉眼睛,顯然還沒有搞清楚當前的狀況。 當看清楚屏幕上葉鳴的臉孔后,小奔奔立即高興地叫了起來:“舅舅!舅舅!我要舉高高!” 原來,小奔奔活潑好動,最喜歡葉鳴用手把他舉起拋在空中玩,每次一定要拋幾分鐘才肯下來,所以一看到葉鳴的臉孔后,他立馬就嚷嚷著要葉鳴“舉高高”…… 葉鳴看到他懵然無知、天真無邪的樣子,只覺得心里像刀扎一樣,強忍淚水哽咽著說:“小奔奔乖,舅舅現在在很遠的地方,不能舉高高,下次舅舅一定陪你......

    本章精要    葉鳴知道付磊為人很精明,能力也很強,對他代理縣長職務比較放心,所以凡是涉及到政府決策的事情,即使付磊主動向他匯報,他也不會輕易表態,最多說一句“我知道了”,然后就放手讓付磊去做,很少干預政府的具體事務。

        但是,當付磊把參加雞公嶺鉛鋅礦采礦權競買的企業名單報上來時,葉鳴多了個心眼,決定好好審看一下--因為他很清楚,盡管魏杰禾、張建坤等人已經倒臺,丁天盛那個利益集團損失了兩員核心大將,但因為這個鉛鋅礦牽涉的利益實在太大,他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再次前來爭奪采礦權。

        葉鳴估計:他們極可能利用這次采礦權公開掛牌拍賣的機會,找一個他們的利益代理人前來競買采礦權,所以自己必須仔細審核這些報名競買的企業的背景和資料,一旦發現有企業可能與丁天盛他們那個利益集團有關,必須堅決取消其參與競買的資格,把禍患消滅在萌芽狀態……

        因此,當付磊有一天拿著報名參與采礦權競買的企業名單給他看時,他一反常態地開始逐個審看每一戶企業的基本資料,琢磨這些企業有沒有可能與丁天盛或者魏杰禾有關系。但是,審看了將近一個小時后,從資料上根本看不出什么問題來。

        于是,他把那些資料重新放進檔案袋,但并不歸還給一直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