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病房沖突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因為葉鳴說上省城之事要征得鄒文明同意,沈書記便把他叫出來,和他說了想讓葉鳴陪他去省城找相關領導,幫助縣里申報全國第二批資源枯竭型城市的事情,并開玩笑說:“鄒局長,我這個縣委書記找你借一個干部用幾天,你該不會不給我這個面子吧!”

    鄒文明忙笑著說:“沈書記,您說哪里話?這是大好事嘛,對小葉來說,也是他的一項重要工作任務。只要他幫得上忙,您盡管叫他去。一月份我們收入任務不是很緊,再說他的幾個助手也很得力,應該沒事的。”

    三個人又在走廊上談笑了幾句后,沈佑彬和鄒文明便先后走進病房,向歐陽明告辭。

    鄒文明問葉鳴是不是跟他的車子回去。葉鳴說他還想在這邊陪歐陽明一下,和他聊聊天,等下他自己打的士回去。

    鄒文明等人走后,葉鳴又和歐陽明閑聊了半個小時,一直到十一點鐘,他正準備告辭的時候,病房門口忽然出現了一大群人。這些人個個臉上一副怒氣填膺的表情,虎視眈眈地擁堵在病房門口。

    葉鳴吃了一驚,往門口一看,只見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一張國字臉,頭發斑白,眉毛很濃,臉上的表情很陰鷙,銳利陰寒的目光不住地在病房里的葉鳴、歐陽明以及劉蕓身上掃來掃去。

    而緊挨著這個老年男人站在后面的,竟然是昨天中午被車站派出所拷到所里去了的康立信。

    在康立信旁邊,站著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婦和一個牽著一個小孩子的年輕女人。這兩個女人臉上都是滿臉淚水,用仇恨的目光緊緊地盯著葉鳴等人,那樣子好像恨不得要把病房里的葉鳴等人生吞活剝。

    康立信一眼看到葉鳴,便用手對著他一指,尖聲叫道:“三叔、三嬸,這小子就是昨天打傷根新哥的兇手,姓葉,也是昨天那幫到店子里搶東西的土匪的頭子!”



(第1/3節)當前511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一個人在那種場合下,都應該做的事。但你就牢牢地記在心里,昨天守著我做手術到七八點,晚飯都沒按時吃,今天一大清早你又來探望我了。我有點于心不安啊!” 葉鳴忙說:“兄弟,你這是說哪里話?這有什么于心不安的?你昨天是實實在在救了我的命啊!你千萬別說什么在那種情況每個人都會那么做這樣的話。現在這社會,你也知道,很有點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的味道。許多原來我們奉為金科玉律的東西,比如助人為樂、見義勇為、舍生取義、扶弱濟貧等等美好高尚的情操,現在被很多人遺忘甚至是不屑一顧了。所以,你昨天推我那一下,看似偶然,其實也是你內心還擁有那些美好高尚情操的體現。如果換做是別人,他們不一定敢冒著被子彈擊中的危險,去把我推開。還有一點,我希望以后我們在一起說話時,你不要再提什么我幫助你的那些話。那都是已經揭過去的故事了,你現在完全已經變了一個人。如果再提那些事,我也會于心不安的。” 此時,歐陽明的妻子也在旁邊聽他們的談話,這時便很感激地插言說:“葉鳴兄弟,你提起這事,我真的要好好地感謝你。前不久,歐陽已經把什么都告訴我了,包括你當初幫助他還掉那些高利貸、擺脫被追債的困境的事。你這樣做,不僅是幫了歐陽,......

    后章提要:...下達監控康根新的命令不到半個小時,王修光怎么就知道了?他的耳目怎么會這么靈通? 在愣了片刻后,他小心翼翼地答道:“王市長,我正想向您匯報這件事呢!在您剛剛向我下達指令不久,卿書記又打了我的電話,并明確指示:新冷縣的這樁案子,經過他了解,是一起嚴重的暴力抗稅案件!新冷縣法院法警隊長康根新,知法犯法,干擾、妨礙地稅局干部正常的執法行為,并開槍打傷執法干部,情節極為惡劣,性質極為嚴重。地稅局干部葉鳴打傷康根新,是一種自衛行為,不存在犯傷害罪的問題。所以,卿書記指示:市公安局立即成立專案組,對康根新持槍抗稅一案進行專案調查,并要求對康根新加強監控,防止他在治病期間脫逃。所以,您看——” 王修光聽說卿書記也知道了這件事,而且鄭重其事地對曹陵做了指示,不由呆了一呆,良久才問道:“曹陵同志,卿書記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他為什么會忽然關注起這個案子來了?” 曹陵當然不敢說這是他主動向卿書記提起的,只能撒謊說:“王市長,我也不知道卿書記究竟是如何知道這樁案子的。估計,那個地稅局的干部可能也有點背景和來頭,甚至可能他的背景還比較深厚,所以才找到了卿書記那里。” 王修光一直不清楚康根......

    本章精要    因為葉鳴說上省城之事要征得鄒文明同意,沈書記便把他叫出來,和他說了想讓葉鳴陪他去省城找相關領導,幫助縣里申報全國第二批資源枯竭型城市的事情,并開玩笑說:“鄒局長,我這個縣委書記找你借一個干部用幾天,你該不會不給我這個面子吧!”

        鄒文明忙笑著說:“沈書記,您說哪里話?這是大好事嘛,對小葉來說,也是他的一項重要工作任務。只要他幫得上忙,您盡管叫他去。一月份我們收入任務不是很緊,再說他的幾個助手也很得力,應該沒事的。”

        三個人又在走廊上談笑了幾句后,沈佑彬和鄒文明便先后走進病房,向歐陽明告辭。

        鄒文明問葉鳴是不是跟他的車子回去。葉鳴說他還想在這邊陪歐陽明一下,和他聊聊天,等下他自己打的士回去。

        鄒文明等人走后,葉鳴又和歐陽明閑聊了半個小時,一直到十一點鐘,他正準備告辭的時候,病房門口忽然出現了一大群人。這些人個個臉上一副怒氣填膺的表情,虎視眈眈地擁堵在病房門口。

        葉鳴吃了一驚,往門口一看,只見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一張國字臉,頭發斑白,眉毛很濃,臉上的表情很陰鷙,銳利陰寒的目光不住地在病房里的葉鳴、歐陽明以及劉蕓身上掃來掃去。

        而緊挨著這個老年男人站在后面的,竟然是昨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