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衙內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李潤基沒想到鹿書記會這么關心葉鳴,不由又是驚訝又是疑惑,在定了定神后,笑著說:“鹿書記,沒什么大事。他剛剛不是和楚楚出去玩去了嗎?兩個人去了一個酒吧,在里面品酒聊天時,看到有一個惡少帶一幫狐朋狗友,在欺負酒吧里一個女歌手,而且還要綁架這個女歌手出去。您知道葉鳴的性格的,遇到這種事,他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所以,他就和那伙人發生了爭執,最后演變為互相斗毆。楚楚在旁邊見那么多人圍攻葉鳴,氣憤不過,就拿起一個啤酒瓶,砸破了那個惡少的腦袋。那個惡少是市公安局一個副局長的兒子,所以,當地派出所就趕到酒吧,不分青紅皂白,把葉鳴和那個女歌手拷到派出所去了,還威脅說要送葉鳴去拘留所或者是看守所。楚楚有點害怕,所以便打電話向我求助。”

    鹿書記聽著聽著,眉頭越擰越緊。

    在李書記說完后,他目光里露出一絲憤怒的神色,說:“潤基同志,我看,現在有些官二代、富二代,真的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你看看網絡和報紙上的那些新聞,時不時冒出個什么‘我爸是ⅹⅹ’的流行語出來,好像只要他老子有了一點權力,他就可以無法無天、肆意橫行,連一點基本的法紀觀念都沒有。在舊社會,官員子女被稱為衙內,那是因為官本位思想在作祟。但是現在,我發現各地的衙內比舊社會還多。這些衙內,總以為自己高人一等,總以為自己享有特權。有些領導干部的子女,比《水滸傳》里面臭名昭彰的高衙內還要邪惡、還要霸道。出現這樣的丑惡現象,那些縱容、包庇子女的官員,要負很大的責任。中央多次強調:每一個領導干部,既要嚴于律己,又要加強對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的教育和約束,決不允許搞特權。可是有些領導干部,卻完全把這些話當做耳邊風,我行我素,寵溺、縱容自己的子女,嚴重破壞了我們黨的形象。我看,我們這次作風整頓行動,也要把加強對領導干部親屬、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的約束和教育,作為一項重點內容來抓



(第1/3節)當前430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后腦勺搖晃了幾下,便慢慢地軟倒在地,暈了過去…… 這時候,一些躲在旁邊看熱鬧的顧客,見郭飛頭頂流出紅白相間的東西,不知道那些白色的液體是啤酒泡沐,還以為他被砸出了腦漿,又見他倒在地上暈了過去,便都驚叫起來:“殺人了,殺人了!快報110啊!” 夏楚楚恨極了這個仗勢欺人的郭飛,加之今晚她喝了兩場酒,本來就有點醉意了。所以,她在掄園啤酒瓶砸郭飛時,卯足了全身的勁力,直接把郭飛給砸暈了。 直到周圍的看客在那里驚呼時,她才猛醒過來,覺得自己好像是闖了大禍,便呆呆地站在那里,眼睛盯著像一頭死豬一樣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的郭飛,也以為他被自己敲死了,心里這才有點后怕起來…… 此時,葉鳴已經打翻了大部分的混混,正準備放倒剩下的幾個歹徒,忽聽后面傳出“砰”地一聲悶響,跟著,就聽有人在驚慌失措地高喊:“殺人了,殺人了!” 葉鳴心里一慌,以為是夏楚楚或是李雯被誰捅了,趕緊轉頭一看,卻見郭飛滿頭是血地倒在地上,旁邊有一個碎裂的啤酒瓶。夏楚楚則愣愣地站在他的旁邊,臉上露出了一絲驚慌和害怕的神色。 葉鳴立即反應過來:肯定是夏楚楚這個嫉惡如仇、莽撞沖動的寶妹子,剛剛趁自己在對付那些混......

    后章提要:...所以,我在這里先鄭重地向你道個歉。 我剛剛對楊所長他們表了態:像郭飛這樣目無法紀、無法無天的人,不管是誰,替我管教了他,我就感謝他,即使把他打傷打殘了,也是他咎由自取,是活該得到的報應,絕不能追究打他的人的責任。所以,剛剛我已經親自下令,讓派出所的人把郭飛拘捕了,現在正在另一間審訊室審問,一定要追究他的尋釁滋事的責任。” 說完這段話后,他轉頭對楊志說:“楊所長,麻煩你們把葉鳴同志的手銬打開,把他從鐵椅子里放出來。在今晚這件事情上面,他是完全沒有責任的,不必再搞什么訊問了。” 葉鳴開始聽他說是郭飛的父親,先是大吃了一驚。后來,又聽他說了那一番義正詞嚴、大公無私的話,心里頓時對他生出了好感,忙說:“郭局長,謝謝你!您能這樣高風亮節、公正無私,我確實沒有想到。至于您的兒子,他確實是太過分了一點,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對您的名聲也會造成極為不利的影響。至于您說對我道歉,我確實愧不敢當!” 郭向陽見他信了自己的話,心下暗喜,一邊催促楊志他們快給他松手銬,一邊繼續誠懇地說:“小葉,我平時由于工作太忙,對我那個混帳兒子疏于管教,致使他在外面無法無天,心里委實慚愧不已。當然,他現......

    本章精要    李潤基沒想到鹿書記會這么關心葉鳴,不由又是驚訝又是疑惑,在定了定神后,笑著說:“鹿書記,沒什么大事。他剛剛不是和楚楚出去玩去了嗎?兩個人去了一個酒吧,在里面品酒聊天時,看到有一個惡少帶一幫狐朋狗友,在欺負酒吧里一個女歌手,而且還要綁架這個女歌手出去。您知道葉鳴的性格的,遇到這種事,他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所以,他就和那伙人發生了爭執,最后演變為互相斗毆。楚楚在旁邊見那么多人圍攻葉鳴,氣憤不過,就拿起一個啤酒瓶,砸破了那個惡少的腦袋。那個惡少是市公安局一個副局長的兒子,所以,當地派出所就趕到酒吧,不分青紅皂白,把葉鳴和那個女歌手拷到派出所去了,還威脅說要送葉鳴去拘留所或者是看守所。楚楚有點害怕,所以便打電話向我求助。”

        鹿書記聽著聽著,眉頭越擰越緊。

        在李書記說完后,他目光里露出一絲憤怒的神色,說:“潤基同志,我看,現在有些官二代、富二代,真的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你看看網絡和報紙上的那些新聞,時不時冒出個什么‘我爸是ⅹⅹ’的流行語出來,好像只要他老子有了一點權力,他就可以無法無天、肆意橫行,連一點基本的法紀觀念都沒有。在舊社會,官員子女被稱為衙內,那是因為官本位思想在作祟。但是現在,我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