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心急火燎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葉鳴的重要性的時候把他搶到手,到時候說不定煮熟的鴨子就飛了。

    更何況,現在還是鹿書記親自在跟自己提親,證明他對楚楚給他做“兒媳婦”是非常滿意的。如果自己還不抓住這個機會攀上這棵大樹,將來一旦鹿書記淡了心,將來自己就會悔之莫及……

    有了上面的猜測之后,夏必成對葉鳴的那點成見和看法立即煙消云散。而且,關于葉鳴與陳怡的那點事情,他此刻也不覺得有什么厭憎或是不舒服的感覺了——因為他相信,以鹿書記的身份地位,他絕不可能會容忍自己的兒子找一個有夫之婦做妻子。他把陳怡安排到財政部去,本身就是一種釜底抽薪的計謀:一方面,保護好陳怡,不讓李智他們抓到她與葉鳴偷情的真憑實據;另一方面,讓她遠離葉鳴,并長久隔離,使他們沒有機會再在一起卿卿我我。

    而且,夏必成也猜測出:鹿書記之所以現在這么急于要給葉鳴與楚楚做媒,目的還是想讓葉鳴擺脫他與陳怡的曖昧關系給他帶來的不利影響,為他掃清仕途上的障礙,并徹底消除陳怡嫁給葉鳴的想法——像這樣的事情,如果換做自己是鹿書記,也肯定會這樣做。

    正因為如此,陳怡才會得到鹿念紫和張霖江夫婦如此的關顧,才會在幾天內就借調到了財政部……

    就這樣分析來分析去,夏必成越來越感覺到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也是對鹿書記一系列反常的舉動唯一合乎情理的解釋。

    夏必成是一個典型的行動派,想到什么就一定要即可施行的,很有點雷厲風行的性格。更何況,現在他想到的這件事,不僅關系他的獨生愛女一生的幸福,更關系到他自己的政治前途。

    因此,在一系列的分析過后,他立即操起電話,撥打了夏楚楚的手機。

    “楚楚,你現在在家里嗎?今晚有沒有別的飯局?”

  &nbs



(第2/3節)當前505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如果楚楚能夠找他做男朋友,能夠與他結婚成家,我也是比較滿意的。特別是,如果您能夠給楚楚和小葉做媒,那更是我們一家人的榮幸,我高興還來不及,哪里還會反對呢?呵呵呵!” 鹿書記在夏必成表態時,一直在注意觀察他的目光和神色,見他目光閃閃躲躲,神色極不自然,而且臉上的笑容也干巴巴的,非常生硬,知道他很多話都是言不由衷,是在自己的威壓之下故意說出來的,心里很是不快。 可是,這種事情,自己又不好當場戳穿他,或者進一步去逼迫他,只好直截了當地說:“夏必成同志,我也開誠布公地和你談一談我的看法:葉鳴這個小伙子,我是非常欣賞、非常看重的。我知道,你現在心里有顧慮,覺得葉鳴現在還在新冷那個小地方工作,擔心他將來沒有出息、沒有前途,楚楚嫁給他,會受到委屈、受到別人的非議甚至恥笑。其實,這一點你大可不必擔心。我的看法是:以葉鳴的才華和能力,在你們地稅局是有點屈才的。因此,我上一次在潤基同志家里考校他,也是有一定用意的。現在,我身邊還缺乏一個得力的筆桿子,也缺乏一個文武雙全的綜合型人才。所以,我有一個想法,想把葉鳴調到省委辦公廳來,先協助小郭、小徐做一點文字性、綜合性的工作,考察一段時間。如果時機......

    后章提要:...緋聞的一個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與夏楚楚訂婚,以此來消除網絡上的不利傳言,掩蓋自己與陳怡私通的負面消息。 所以,就是出于為李書記名聲的考慮,自己也有義務按照李書記的要求去做。 第三,就在今天下午,他接連接到了徐飛局長和鄒文明局長的電話,這兩位領導都在電話里苦口婆心地勸他,讓他聽李書記的話,趕緊與夏楚楚訂婚,盡快消除他與陳怡的事情所造成的惡劣影響。 而且,徐飛在電話里還直截了當地責問他:你覺得楚楚哪一點配不上你?哪一點不合你的眼?還有,楚楚究竟有哪一點比陳怡差了?是長相、學識、地位還是其他什么東西?如果楚楚一點都不必陳怡差,而且她又那么喜歡你,你為什么要拒絕她?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讓她傷心、讓她失望? 聽到徐飛連珠炮似的責問,葉鳴只能苦笑,也不好怎么回答他:沒錯,楚楚哪一點都不必陳怡差,甚至很多地方還比陳怡強很多。但是,感情這東西,卻不是簡單地以條件和般不般配來衡量的。歸根到底,愛情就是一種感覺:感覺對了,東施就會變成西施;感覺不對,林黛玉就會變成無鹽女。所謂“情人眼里出西施”,就是這個道理。 但是,他知道自己如果去與徐飛講這些東西,一是說不清楚,二是徐飛......

    本章精要葉鳴的重要性的時候把他搶到手,到時候說不定煮熟的鴨子就飛了。

        更何況,現在還是鹿書記親自在跟自己提親,證明他對楚楚給他做“兒媳婦”是非常滿意的。如果自己還不抓住這個機會攀上這棵大樹,將來一旦鹿書記淡了心,將來自己就會悔之莫及……

        有了上面的猜測之后,夏必成對葉鳴的那點成見和看法立即煙消云散。而且,關于葉鳴與陳怡的那點事情,他此刻也不覺得有什么厭憎或是不舒服的感覺了——因為他相信,以鹿書記的身份地位,他絕不可能會容忍自己的兒子找一個有夫之婦做妻子。他把陳怡安排到財政部去,本身就是一種釜底抽薪的計謀:一方面,保護好陳怡,不讓李智他們抓到她與葉鳴偷情的真憑實據;另一方面,讓她遠離葉鳴,并長久隔離,使他們沒有機會再在一起卿卿我我。

        而且,夏必成也猜測出:鹿書記之所以現在這么急于要給葉鳴與楚楚做媒,目的還是想讓葉鳴擺脫他與陳怡的曖昧關系給他帶來的不利影響,為他掃清仕途上的障礙,并徹底消除陳怡嫁給葉鳴的想法——像這樣的事情,如果換做自己是鹿書記,也肯定會這樣做。

        正因為如此,陳怡才會得到鹿念紫和張霖江夫婦如此的關顧,才會在幾天內就借調到了財政部……

        就這樣分析來分析去,夏必成越來越感覺到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