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齷蹉念頭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葉鳴聽肖勁問自己為什么這么膽大妄為,怒目瞋視了嚴長庚一眼,憤憤地說:“肖處長,我正好想找您和學校領導評評理:學校管理處分配我到301室來住,這位嚴區長卻橫蠻霸道,獨自占據一間臥室,還將臥室門上鎖,想要我住客廳,他這是哪來的特權?他雖然職位比我高、權力比我大,錢也比我多。但是,既然大家都在黨校學習,那就不存在什么地位高低和上下尊卑問題,我們大家都是平等的,都是黨校青干班的學員,他為什么要擺出這種高人一等、盛氣凌人的架勢?

    “剛剛發生爭執的過程,宿舍里的幾個人都清清楚楚:我一進來,首先客客氣氣地跟嚴區長等人打招呼,客客氣氣地敬煙,客客氣氣地介紹自己的情況。但是,這位嚴區長不知道為什么,總是看我不順眼,先是對我冷嘲熱諷,然后在我要求他打開房門鎖時,又對我惡語相向,甚至還罵出很多不堪入耳的粗俗話來。

    “肖處長,您說說:在這種情況下,我該不該踢開門鎖?在踢開門鎖后,這姓嚴的惱羞成怒,從我后面奔過來揪住我的衣領準備打我。我為了自衛,踢了他一腳。這位公安廳的同志又想幫他來打我,結果一拳打過來時沒有看清楚方向,錯打到了嚴區長臉上——整個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您可以問問在場的沒一個人,看我說了半點謊言沒有。如果有半句謊言,我甘愿接受任何處分!”

    肖勁本來心里就極度憎恨嚴長庚這種暴發戶似的惡霸官員,也知道他是什么德性。因此,對葉鳴剛剛那番話,他是百分之百相信的。而且,當他看到嚴長庚那腫脹的臉頰、血糊糊的嘴唇以及那種皺眉咧嘴的痛苦表情時,心里只覺得暢快無比。

    本來,在剛剛葉鳴報到時,肖勁對這個細皮嫩肉、白白凈凈、看上去很有點奶油小生味道的葉鳴,心里是有點瞧不起的,覺得像這樣的年輕人,也許是靠投機取巧僥



(第1/3節)當前440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起住的301室…… 現在,聽到嚴長庚這種無禮的話語,葉鳴就知道:他對自己搬進301室很是不爽,估計以后還會給自己找麻煩。 查季良聽到嚴長庚那幾句嗆人的話,表情非常尷尬,只好對葉鳴說:“小葉,你自己用鑰匙開門吧!” 在打開門走進宿舍后,葉鳴往客廳里一看,只見在客廳中央擺了一張課桌,四個人分坐四方,正在打撲克。聽他們口里那些出牌的術語,他們應該是在打“雙升級”,輸了的估計是鉆桌子。 這四個人中,面對門口坐著的是一個身材粗短的中年人。這個中年人的臉很長,與他的身材極不成比例。臉上長著斑斑點點的麻子,一雙三角眼、兩彎吊梢眉,臉相看上去比較兇橫——看來,這就是那個囂張跋扈的嚴長庚了。 在嚴長庚對面,是一個身材修長的年輕女子的背影。這個女子起碼有一米七五以上,身體線條非常好看,烏黑的秀發瀑布般披散在后背上。如果單從背影來看,這應該是一個非常迷人的女子。 在嚴長庚的左邊,坐著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身材比較高,膚色白凈,看上去很斯文。葉鳴估計:這應該就是團省委那個城市青年工作部的副部長陳煜飛。 在嚴長庚右邊,是一個高大魁梧的中年人,身材很壯實,臉上的肉肥厚而結實......

    后章提要:...哈哈!” 李雯知道自己現在緊緊地挨著葉鳴,恨不得將身子都撲到他身上去,這種情形肯定都落在了查季良的眼里,所以他才會如此開玩笑。 不過,她是個很豁達的女孩子,并不想有些女孩子那樣扭扭捏捏故作羞態,而是很優雅地笑了笑,模棱兩可地說:“查處長,這個是你不要問我,你可以用你的眼睛去看、用你的心去想。你認為葉鳴是我的什么哥,那就是什么哥。呵呵呵!” 此言一出,葉鳴倒有點緊張起來,轉過頭不解地看了她一眼,目光中露出疑惑的神色,顯然是讓她不要讓查季良產生什么誤會。但查季良卻理會錯了李雯的意思,以為她真是葉鳴的女朋友,便心領神會地嘿嘿笑了起來…… 查季良對省委黨校附近的餐館比較熟,幾個人走了幾百米,查季良便指著公路左邊一個掛著“餐謀天下”的牌子的餐館說:“小葉、李小姐:這個店子不錯,點名很有特色,里面的川菜做得很有特色,口味也純正。要不,我們就在這里吃正宗的川菜吧!” 葉鳴和李雯都是口味很重的人,也都喜歡吃又麻又辣的川菜,于是便都欣然點頭,三個人走進去,找了一個小包廂坐下來。李雯又讓查季良點了幾個本店的拿手菜,幾瓶啤酒,三個人便一邊喝茶等菜,一邊很隨意地聊了起來。 ......

    本章精要    葉鳴聽肖勁問自己為什么這么膽大妄為,怒目瞋視了嚴長庚一眼,憤憤地說:“肖處長,我正好想找您和學校領導評評理:學校管理處分配我到301室來住,這位嚴區長卻橫蠻霸道,獨自占據一間臥室,還將臥室門上鎖,想要我住客廳,他這是哪來的特權?他雖然職位比我高、權力比我大,錢也比我多。但是,既然大家都在黨校學習,那就不存在什么地位高低和上下尊卑問題,我們大家都是平等的,都是黨校青干班的學員,他為什么要擺出這種高人一等、盛氣凌人的架勢?

        “剛剛發生爭執的過程,宿舍里的幾個人都清清楚楚:我一進來,首先客客氣氣地跟嚴區長等人打招呼,客客氣氣地敬煙,客客氣氣地介紹自己的情況。但是,這位嚴區長不知道為什么,總是看我不順眼,先是對我冷嘲熱諷,然后在我要求他打開房門鎖時,又對我惡語相向,甚至還罵出很多不堪入耳的粗俗話來。

        “肖處長,您說說:在這種情況下,我該不該踢開門鎖?在踢開門鎖后,這姓嚴的惱羞成怒,從我后面奔過來揪住我的衣領準備打我。我為了自衛,踢了他一腳。這位公安廳的同志又想幫他來打我,結果一拳打過來時沒有看清楚方向,錯打到了嚴區長臉上——整個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您可以問問在場的沒一個人,看我說了半點謊言沒有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