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章 紅裙小蘿莉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葉鳴一看胡德清那氣勢洶洶的表情,還有那不依不饒的態度,立即便明白了:他這是想給自己這個新來的人一個下馬威,讓自己知道他這個督查室一把手的權威,殺一殺自己的銳氣!

    像胡德清這種喜歡擺譜、喜歡抖威風的領導,葉鳴曾經也見識過幾個。而且,他知道凡是這種喜歡擺架子、喜歡動不動就訓人的領導,都是一些能力不怎么突出、或者是長得比較猥瑣的人。這種人雖然在官位上,但因為受自身條件限制,沒有什么官威官儀,但往往是這種人,又特別在意下屬是不是尊重他,特別擔心下屬會看不起他、不服從他。所以,他們便往往喜歡以訓斥人、給新同志下馬威等方式,想要樹立自己的權威。

    比如這個胡德清,葉鳴剛開始看到他的猥瑣樣子,確實沒想到他就是督查室的一把手,直到他訓斥自己時,他才反應過來,猜出這個禿頂男人可能就是胡德清。

    本來,按葉鳴的脾氣,他是最討厭這種喜歡以訓人的方式來樹立自己權威的領導的,而且他也不是一個逆來順受的人。如果是換在過去,他早就橫眉豎目地站起來與他爭辯了:為什么別的人可以在辦公室抽煙,唯獨我不能?為什么不在辦公室擺放禁言公示牌?為什么我第一次違規就要罰款?

    但是,現在的葉鳴,早已經學會了忍耐和克制。而且,他也知道:這里是省委辦,不是新冷地稅局。作為一個新人,在這里工作,絕對不能由著自己的性子來,而必須要學會適應、學會服從。如果自己剛來上兩天班就與一把手爭吵,肯定會將自己陷入孤立的境地。

    因此,面對胡德清有點雞蛋里挑骨頭的指責,葉鳴雖然有點不服氣,但也沒有頂撞胡德清,而是站起來,笑著說:“胡主任,對不起,我愿意認罰。這一百元罰款交到哪里?我現在就去交!”

    



(第1/3節)當前464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查組下去督查,確實很難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很危險、很可怕的巨大的社會問題。” 葉鳴聽李書記提起省委督查室,心里不由一動:自己從省委黨校畢業后,最大的可能就是先分到省委督查室工作。如果自己能夠參與到打擊非法集資的督查行動中去,倒是一個能夠充分發揮自己能力、并且能夠很快見到成績的好途徑。 于是,他便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對李書記說:“李書記,如果我能順利地進入省委辦工作,很可能是在省委督查室工作。到時候,如果要成立聯合督查組下到非法集資現象嚴重的地方去督查,我想主動請纓,參加到督查組里面去。我是年輕人,應該多到下面去跑一跑。而且,我原來一直在基層工作,也了解一些投資公司和非法集資的內幕和手段。如果我參加到督查組里面,應該有一定的優勢。到時候,請李書記批準我的請求啊!呵呵!” 鹿書記聽到葉鳴主動說到時候想去參加那個打擊非法集資的督查組,心里也是一動:讓葉鳴去參加一個聯合督查組,確實是一個好辦法。這樣的話,既可以讓他到地方上去結識更多的官員,也可以在督查組中干出成績來,為他將來在省委督查室獲得破格提撥打下良好的基礎。 于是,不待李書記回答,鹿書記便搶先說:“潤基同志,我覺得小葉......

    后章提要:...飯,或者是看一場電影。 這兩個月以來,因為葉鳴忙于畢業考試和工作分配的事情,所以他們兩人還沒見過面,陳夢琪心里著實有點想念葉鳴。因此,當聽葉鳴說他晚上會帶同事去金橋大酒店吃飯后,她高興異常,趕緊應道:“好好好,我馬上給你去訂一個最好的包廂。哥,你們過來之前先打個電話給我,我到門口來接你們。另外,這頓飯我來請你和你的同事,算是我給你進入新單位工作的祝賀宴席,好不好?” 葉鳴忙說:“琪琪,這頓飯還是我來請。你要請我,下次再說吧!” 陳夢琪知道葉鳴要面子,不好意思在請單位同事的時候讓她請客,于是也不勉強,說:“好的,到時候我給你準備幾瓶好酒。這酒是我送你的,你不要再推辭了啊!” 葉鳴正在為不知道喝什么酒犯愁,聽陳夢琪說她來送酒給他們喝,便也不再推辭,說:“好,你定好包廂后回個電話給我。” 在葉鳴掛斷陳夢琪電話后,郭敏眨巴眨巴眼睛,好奇地問:“帥哥,你剛剛口里說的琪琪,是不是個女孩子?聽你打電話的內容,她好像要替你請客似的,她是個什么角色?是不是一個白富美?” 葉鳴笑了笑,說:“她是金橋大酒店的總經理,也是金橋集團董事長的女兒,名叫陳夢琪。至于她是不是白富......

    本章精要    葉鳴一看胡德清那氣勢洶洶的表情,還有那不依不饒的態度,立即便明白了:他這是想給自己這個新來的人一個下馬威,讓自己知道他這個督查室一把手的權威,殺一殺自己的銳氣!

        像胡德清這種喜歡擺譜、喜歡抖威風的領導,葉鳴曾經也見識過幾個。而且,他知道凡是這種喜歡擺架子、喜歡動不動就訓人的領導,都是一些能力不怎么突出、或者是長得比較猥瑣的人。這種人雖然在官位上,但因為受自身條件限制,沒有什么官威官儀,但往往是這種人,又特別在意下屬是不是尊重他,特別擔心下屬會看不起他、不服從他。所以,他們便往往喜歡以訓斥人、給新同志下馬威等方式,想要樹立自己的權威。

        比如這個胡德清,葉鳴剛開始看到他的猥瑣樣子,確實沒想到他就是督查室的一把手,直到他訓斥自己時,他才反應過來,猜出這個禿頂男人可能就是胡德清。

        本來,按葉鳴的脾氣,他是最討厭這種喜歡以訓人的方式來樹立自己權威的領導的,而且他也不是一個逆來順受的人。如果是換在過去,他早就橫眉豎目地站起來與他爭辯了:為什么別的人可以在辦公室抽煙,唯獨我不能?為什么不在辦公室擺放禁言公示牌?為什么我第一次違規就要罰款?

        但是,現在的葉鳴,早已經學會了忍耐和克制。而且,他也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