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你把槍口指向誰…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葉鳴是個反應非常敏捷的人。所以,當他猜出這個正被“截訪”的婦女來自湟源縣后,心里立即“咯噔”一下,感到了此事的嚴重性:因為這個喊冤的女人,在接下來的哭訴聲中,幾次提到她的丈夫被謀殺、她家的投資公司被奪走、她現在已經家破人亡等等,還說除非她也被那些貪官謀殺,否則的話,她就要一級級往上面告,還要到中央去喊冤……

    這個婦女可能看到葉鳴人高馬大,又一臉正氣,而且是剛剛從省信訪局出來的,以為他就是省信訪局的干部,所以便一邊拼命掙扎,一邊斷斷續續地擇要緊的信息喊了出來,同時用乞求的目光看著葉鳴,顯然是希望他將她從這幾個截訪人員手中解救出來。

    葉鳴此時心里已經雪亮:這個婦女,就是湟源縣的一個參與了非法集資的人員。而且,從她的喊叫的內容來看,她應該還是一個投資公司的老板娘,她的丈夫已經死了。按照她的說法,她丈夫是被當地的“貪官”謀殺的……

    于是,葉鳴便走到那幾個扭住那個婦女的男子身邊,忽然伸出手扒拉了幾下,一下子就將其中兩個抓住了那個婦女胳膊的男子的手給扒拉開了。

    另一個男子正用雙手扭住那個婦女的肩膀,見葉鳴如鬼魅一般在兩個同伴的手上一抓一拉,就把他們扒到了一邊,嚇了一跳,還沒有回過神來,卻見他忽然又伸出手抓住自己的手腕,用力一捏,痛得他渾身一哆嗦,扭住那個婦女肩膀的手立即就松開了。

    葉鳴在扒開那三個男人之后,將那個婦女拉到自己身后,瞪圓眼睛對那幾個男子喝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抓這位大姐?她是到省信訪局來反應情況的,你們為什么要攔住她?”

    那個瘦高個中年男子可能也練過武功,看到葉鳴剛剛用擒拿



(第1/3節)當前455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委辦公廳副廳長、省委督查室的一把手,在這樣的專項行動中,他是應該在家里坐鎮指揮的。四個督查組可以分別由李清波、江慶華、霍專員、蘇專員帶隊,而沒必要他這個一把手親自出馬。 但是,在那次成立調查組的會議上,胡德清卻突然提出:他要親自帶一個督查組,趕赴非法集資災情最嚴重的湟源縣,了解那里的情況,督促當地黨委政府盡快整改。在他下去的這十幾天時間里,督查室就由李清波副主任主持工作,大家有什么事可以找李主任匯報。 當時,大家都對他的這一決定迷惑不解:因為在以往,胡德清對于各類既麻煩又容易得罪人的專項督查行動,是從不親自參與的,每次都是在省委督查室坐鎮指揮,很少帶隊下去過。而且,他也曾表露過自己的觀點:他現在主要還是省委辦公廳副廳長,省委督查室主任只是兼職。所以,具體的業務工作,他是不參與的,只是起一個領導、協調和組織指揮的作用,其余的具體工作,請李主任、江主任、霍專員和蘇專員多抓一抓。 但是這一次,這個打擊非法集資的專項督查行動,明明是一塊最難啃的硬骨頭,而且下去以后很容易得罪人,胡德清為什么又一反常態非要帶一個小組下去? 這個疑問,直到在確定每個小組的副組長和成員時,李......

    后章提要:...歹徒,只字不提他的真實身份,誤導我們的判斷。而且,我到現在才知道你居然在鬧市區、在完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鳴槍示警,擾亂公共秩序,驚嚇無辜群眾。我現在奉命拘捕你們,等待省公安廳督察總隊的領導來對你們依法處理。” 說著,他對后面那些防暴警察揮了揮手,喝道:“將車上的人押下來,帶回隊里去,等待省廳督察總隊的人過來處理。” 那些警察齊聲應和一聲,有兩個彪形大漢便先將駕駛室的門拉開,一把將童子安揪下來,將他塞進了警車里面。其余的人也飛快地拉開面包車的后車門,把另外三個男子拖下來,分別塞進兩臺警車里面,只有那個面包車司機沒有抓。 葉鳴也登上面包車,見吳麗嬌被手銬銬著躺在后排,便請劉副隊長從那個湟源縣的警察身上搜出手銬鑰匙,給她打開了手銬,然后扶著她下車。 葉鳴對那個童子安惱恨至極,在聽劉副隊長說將要將他移交給省廳督察總隊處理后,決定要動用自己的關系好好懲戒他一下,至少要讓他關幾天禁閉,并且挨一個處分。 于是,他便再次打了一個電話給陳桂天,說這個童子安氣焰很囂張,態度很惡劣,請省督察總隊對他進行嚴肅處理。 陳桂天說:“葉科長,你放心,你就是不說,我也會跟省廳督察......

    本章精要    葉鳴是個反應非常敏捷的人。所以,當他猜出這個正被“截訪”的婦女來自湟源縣后,心里立即“咯噔”一下,感到了此事的嚴重性:因為這個喊冤的女人,在接下來的哭訴聲中,幾次提到她的丈夫被謀殺、她家的投資公司被奪走、她現在已經家破人亡等等,還說除非她也被那些貪官謀殺,否則的話,她就要一級級往上面告,還要到中央去喊冤……

        這個婦女可能看到葉鳴人高馬大,又一臉正氣,而且是剛剛從省信訪局出來的,以為他就是省信訪局的干部,所以便一邊拼命掙扎,一邊斷斷續續地擇要緊的信息喊了出來,同時用乞求的目光看著葉鳴,顯然是希望他將她從這幾個截訪人員手中解救出來。

        葉鳴此時心里已經雪亮:這個婦女,就是湟源縣的一個參與了非法集資的人員。而且,從她的喊叫的內容來看,她應該還是一個投資公司的老板娘,她的丈夫已經死了。按照她的說法,她丈夫是被當地的“貪官”謀殺的……

        于是,葉鳴便走到那幾個扭住那個婦女的男子身邊,忽然伸出手扒拉了幾下,一下子就將其中兩個抓住了那個婦女胳膊的男子的手給扒拉開了。

        另一個男子正用雙手扭住那個婦女的肩膀,見葉鳴如鬼魅一般在兩個同伴的手上一抓一拉,就把他們扒到了一邊,嚇了一跳,還沒有回過神來,卻見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