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極度的傷痛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鹿書記停頓了一下,仔細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措辭,這才緩緩地說:“小紫,葉鳴昨晚在天江省天西市崆嶺縣境內,被一伙持槍歹徒追殺,身中三槍,危在旦夕,幸虧被一個勇敢的出租面包車司機救下來了,目前正在天西市中心醫院治療……”

    他的話還沒說完,鹿念紫就“啊”地一聲驚叫,用帶著哭音的語氣問道:“爸,我弟弟他現在情況怎么樣?有沒有生命危險?追殺他的是些什么人?怎么這么歹毒、這么膽大包天?我弟弟怎么得罪他們了?”

    鹿書記知道女兒性子急,見她連珠炮似的一下子提出一大串問題,忙安慰她說:“小紫,你先別急。葉鳴昨晚已經做了手術,我也連夜趕到了天西市,陪著他做完手術,主治醫生說:他的手術還算成功,目前來看,應該沒什么生命危險了。只是——”

    鹿念紫聽到“只是”兩個字,心里又慌了,趕緊逼問道:“爸,只是什么?我弟弟能不能活命,醫生也不敢保證是不是?”

    鹿書記說:“也不是這個意思。醫生說:葉鳴的手術雖然很成功,但是,他的傷勢太嚴重,而且耽誤了最佳搶救和手術時間。他的肺部和肝部都被子彈刺穿,在手術時已經嚴重感染發炎。所以,葉鳴在手術后,還得經過一個危險的階段,就是感染發炎期。如果他挺過了這個階段,就沒事了;挺不過的話,很可能就——”

    說到這里,鹿書記自己的聲音也有點哽咽了,后面的話便說不出來了。

    鹿念紫一聽這話,忽然在電話那邊嚎啕大哭,邊哭邊埋怨鹿書記說:“爸,您是怎么回事?我弟他昨晚出事,您怎么當時不告訴我和霖江?我和他可以乘坐午夜的飛機趕往天江啊!他的傷勢這么重,做手術時我這個親姐姐都不在身邊,這怎么說得過去?您是想讓我內疚死嗎?我弟他現在還沒脫離危險,我得和霖江立即趕過來。”

  



(第1/3節)當前485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懷,也是出于一種搶救一條生命的人道主義精神。所以,這其實是很正常的,對不對?” 鹿書記之所以要這么費盡心思地向邱望西解釋一番,其實就是要堵住他們的嘴,讓他們不要再去擴散、傳播這件事。所以,他明知道此事自己越解釋,別人會越疑惑。但是,只要自己說了這番話,邱望西等人就知道自己比較忌諱這個事情,即使他們心里再有天大的疑問,再怎么對自己的行為感到不可理解、不可思議,他們也不敢輕易將此事泄露出去了。 邱望西也是一個在官場浸淫了多年的人,當然明白鹿書記這么講的用意,趕緊點頭說:“對,對!我非常理解鹿書記的心情,也非常佩服您這種關愛后輩、救死扶傷的高尚情懷。” 這時候,李潤基走了進來,看到邱望西也在這里,便沉著臉對他點點頭,忽然問:“望西同志,你們省委辦的副主任胡德清,你對他了解多少?你和他交往深不深?” 邱望西聽李潤基忽然問起這個問題,不由愣了一下,一時有點懵懂,搞不清李書記忽然問這話的用意。 但是,他也算是洞庭湖里的老麻雀,見李書記臉色陰沉,神色不善,而且聯想到葉鳴正是胡德清的部下,此次葉鳴出事,不管與胡德清有沒有關聯,但他的領導責任是肯定逃不脫的。 于是,......

    后章提要:...斷了電話。在電話掛斷的一瞬間,他的眼睛里閃過一道異常凌厲的寒光,牙齒也咬得“咯咯”作響,轉頭對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福猛子說:“福猛子,我剛剛已經問了琪琪:昨天那個要我們幫忙出境的童子安,他前天晚上追殺的人果然是葉鳴兄弟。而且,葉鳴兄弟這次吃了大虧,被他們的人打了三槍,現在還在醫院里昏迷不醒。 “媽拉個巴子的,這姓童的我一看就是個大貪官,他還騙我們說他是因為受到了葉鳴兄弟的迫害,說葉鳴兄弟想要向他敲詐勒索,所以才不得已奮起抗爭,打傷了葉鳴兄弟,又說葉鳴兄弟背景很深,靠山很硬,他一個小小的公安局副局長只能逃命。幸虧我問清楚了他受害者的名字,否則的話,就真的被他騙過去了。” 原來,童子安那天晚上殺害一個協警、一個無辜的過路人后,開著那臺搶來的奧迪車,打開導航儀,在省道上一路狂奔,只用兩個多小時就到達了滇省的邊境城市臨滄市。當他到達臨滄市時,天剛剛蒙蒙亮。 由于他行事周密,將那臺警車和兩具尸體都開到了一座懸崖下面的大河里面,所以,滇省公安機關并不知道他已經換了車輛,還在盡全力追查那臺失蹤的警車。因此,他一路上并沒有受到盤查。在到達臨滄市后,他又脫下警服,換上了便衣,并用一個暫新......

    本章精要    鹿書記停頓了一下,仔細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措辭,這才緩緩地說:“小紫,葉鳴昨晚在天江省天西市崆嶺縣境內,被一伙持槍歹徒追殺,身中三槍,危在旦夕,幸虧被一個勇敢的出租面包車司機救下來了,目前正在天西市中心醫院治療……”

        他的話還沒說完,鹿念紫就“啊”地一聲驚叫,用帶著哭音的語氣問道:“爸,我弟弟他現在情況怎么樣?有沒有生命危險?追殺他的是些什么人?怎么這么歹毒、這么膽大包天?我弟弟怎么得罪他們了?”

        鹿書記知道女兒性子急,見她連珠炮似的一下子提出一大串問題,忙安慰她說:“小紫,你先別急。葉鳴昨晚已經做了手術,我也連夜趕到了天西市,陪著他做完手術,主治醫生說:他的手術還算成功,目前來看,應該沒什么生命危險了。只是——”

        鹿念紫聽到“只是”兩個字,心里又慌了,趕緊逼問道:“爸,只是什么?我弟弟能不能活命,醫生也不敢保證是不是?”

        鹿書記說:“也不是這個意思。醫生說:葉鳴的手術雖然很成功,但是,他的傷勢太嚴重,而且耽誤了最佳搶救和手術時間。他的肺部和肝部都被子彈刺穿,在手術時已經嚴重感染發炎。所以,葉鳴在手術后,還得經過一個危險的階段,就是感染發炎期。如果他挺過了這個階段,就沒事了;挺不過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