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惱羞成怒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鹿書記現在對自己這個兒子的性格已經非常了解了,知道他是個說得出做得到的人,一旦金橋集團真的垮塌,令陳夢琪出了什么意外,他可能真的會選擇辭官不做,遠走高飛跑到京城或者另外一個小地方去過他所謂的“喜歡的”生活——因為鹿書記也早就看出來了:葉鳴骨子里與他母親一樣,并不熱衷于功名富貴這些東西,很有點淡泊名利的隱士風范。他的母親能夠獨自帶著他,在新冷縣灣頭鎮那個農村中學隱居幾十年,就是這種性格的典型表現。而葉鳴,肯定也繼承了他母親身上的這種洽淡和與世無爭的性格,對充斥著陰謀和爭權奪利鬧劇的官場沒有多大興趣。

    而且,鹿書記也非常擔心:自己如果這次摧垮了金橋集團,令陳夢琪走上絕路,本來就對自己這個親生父親頗有不滿的葉鳴,說不定從此會對自己更加冷淡、更加疏遠。他說他要遠走高飛,可能并不是一句隨口說出的威脅的話,而是真的有這樣的想法。那樣的話,自己可能會再一次失去這個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兒子,甚至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他……

    想到這種可怕的結果,鹿書記只覺得心里既痛苦失望,又無可奈何:葉鳴這個混小子,根本就不理解自己這個做父親的一片苦心,也根本就看不到他目前所面臨的兇險的處境,一門心思想要去救金橋集團。萬一他被省紀委書記王皓盯上,或者被人舉報他包庇金橋集團的非法集資問題,將來他面臨的禍患實在是不可預測……

    想至此,鹿書記只覺得心里一陣悲涼,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又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以沉重的語氣對葉鳴說:“孩子,你既然說出了這樣的話,那我就順從你的意愿。但是,你要明白一點:我剛剛對你提的那幾點要求,尤其是針對金橋集團的那兩點,并不是要故意針對他們,而是為了最大限度地保護你,將你從金橋集團的漩渦中解救出來。

    “因為你自己應該也很清楚:金橋集團的民間融資行為,實際上就是一種非法集資。而且,他們的非法集資行為,還引發了民眾聚集事件,造成了社會動蕩,性質非常嚴重。你作為省委打擊



(第1/3節)當前482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告辭的葉鳴,滿懷希望地說:“葉主任,鹿書記這時候還找你談話,可見他對你的關懷和愛護非同一般啊!這次你是單獨去與鹿書記談話,正好可以借這個機會,給楚明分辯幾句。如果可能的話,請鹿書記給相關部門打一個招呼,看能不能對楚明網開一面,那就是天大的恩情了。” 葉鳴此時心里卻預感到鹿書記現在找自己,可能不是什么好事。更何況,以鹿書記那種對貪官污吏深惡痛絕的態度,他也絕不可能為佘楚明去說情,說不定自己如果提出來,他還會指示相關辦案部門加大查處佘楚明的力度。 因此,在聽到陳遠喬這個不切實際、異想天開的要求后,他只能報以苦笑,搖搖頭說:“陳叔叔,您可能不了解鹿書記。如果我今晚去跟他提佘市長的事情,他不僅不會去為佘市長幫忙打招呼,相反,還可能起到一個適得其反的結果。所以,佘市長的問題,我是絕對不敢鹿書記提起的,請您諒解。” 陳遠喬失望地點點頭,不好再說什么。 葉鳴在驅車趕回省委的時候,心里越來越感到鹿書記現在找自己談話,定有蹊蹺,而且絕對不是什么好事。 因此,在回到省委大院后,葉鳴沒有直接去鹿書記辦公室,而是先回到宿舍,打開母親的那只樟木箱子,從里面拿出那個母親為鹿書記所記......

    后章提要:...。所以,那些人舉報他,說他在金橋集團有利益牽連,或者是接受了金橋集團的賄賂,我是絕對不相信的。 “但是,葉鳴這孩子,又是一個容易被感情和江湖義氣蒙蔽理智的人。所以,他包庇袒護金橋集團的問題,估計也不是空穴來風。而我最擔心的,也就是這一點。如果那些人抓住他的這一點不放,硬要說他有瀆職和包庇的嫌疑,估計這一次他會遇到很大的麻煩。 “我現在人在西江,天江那邊的事情已經管不到了。所以,我想拜托你一下:如果王皓同志提議要對葉鳴采取什么審查措施,請你以常務副書記的身份,幫葉鳴說幾句好話,給他開解一下。同時,你也要給我好好地找葉鳴談一次話,向他陳述一下繼續幫助金橋集團和那個佘楚明將會給他帶來的巨大的風險,讓他立即抽身出來,不要再去沾惹金橋集團的事情。我等下也會打電話警告他。” 白杰連連答應。 當他下午,胡通也和葉鳴在一個小茶館里見了面。當葉鳴看到那封舉報信后,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對胡通說:“胡主任,這封信我敢肯定就是現在的m市政府秘書處的蘇寒寫的。” 胡通說:“葉主任,這封信是誰寫的并不重要,關鍵是你現在要如何應對這封舉報信。” 接下來,胡通便將白杰書記提出的應......

    本章精要    鹿書記現在對自己這個兒子的性格已經非常了解了,知道他是個說得出做得到的人,一旦金橋集團真的垮塌,令陳夢琪出了什么意外,他可能真的會選擇辭官不做,遠走高飛跑到京城或者另外一個小地方去過他所謂的“喜歡的”生活——因為鹿書記也早就看出來了:葉鳴骨子里與他母親一樣,并不熱衷于功名富貴這些東西,很有點淡泊名利的隱士風范。他的母親能夠獨自帶著他,在新冷縣灣頭鎮那個農村中學隱居幾十年,就是這種性格的典型表現。而葉鳴,肯定也繼承了他母親身上的這種洽淡和與世無爭的性格,對充斥著陰謀和爭權奪利鬧劇的官場沒有多大興趣。

        而且,鹿書記也非常擔心:自己如果這次摧垮了金橋集團,令陳夢琪走上絕路,本來就對自己這個親生父親頗有不滿的葉鳴,說不定從此會對自己更加冷淡、更加疏遠。他說他要遠走高飛,可能并不是一句隨口說出的威脅的話,而是真的有這樣的想法。那樣的話,自己可能會再一次失去這個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兒子,甚至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他……

        想到這種可怕的結果,鹿書記只覺得心里既痛苦失望,又無可奈何:葉鳴這個混小子,根本就不理解自己這個做父親的一片苦心,也根本就看不到他目前所面臨的兇險的處境,一門心思想要去救金橋集團。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