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結婚準備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夏楚楚和陳怡見葉鳴神情萎頓、臉色蒼白,嘴角還殘留著一絲血跡,而且還是被徐立忠攙扶過來的,不由又是驚訝又是心疼,兩個人同時搶過去,一邊一個攙扶住葉鳴,焦急地問:“葉鳴,你怎么啦?怎么憔悴成這個樣子了?是不是病了?”

    葉鳴萎靡地搖搖頭,用虛弱不堪的語氣說:“沒事,就是心里有點郁悶,精神不好,身體沒有大礙。”

    此時,一歲多的小奔奔被陳怡放在沙發上,正在那里爬來爬去自得其樂。看到葉鳴進來,他停止了爬動,抬起頭,睜大清澈的大眼睛骨碌碌地往葉鳴身上看,忽然稚聲稚氣地叫道:“媽媽——爸爸——”

    原來,陳怡為了讓小奔奔以后對葉鳴產生親近感,在他開始學著講話的時候,就先教他喊“媽媽”,然后又拿出葉鳴的照片,指著照片教會他喊“爸爸”。而小奔奔與葉鳴一樣,屬于那種在語言方面非常有天賦的人,記憶力也比同齡的小孩強了很多。

    所以,盡管葉鳴與小奔奔見面的次數不多,但小奔奔一見他的面,就認出了他,并且開心地叫起“爸爸媽媽”來了。

    這兩個稱呼雖然吐詞不清,但聽在葉鳴耳里,卻覺得格外動聽、格外悅耳,心里那種極度的傷痛也稍微減輕了一點。

    夏楚楚聽小奔奔居然認識葉鳴,而且還會叫他“爸爸“,不由驚訝不已,轉過身看了小奔奔幾眼,心里一動,趕緊走過去抱起小奔奔,來到葉鳴身邊,笑著對葉鳴說:“鄉巴佬,你看看:小奔奔才一歲多就認得你了呢!你快逗他笑一個,他笑起來太可愛了,我就想看他笑。”

    葉鳴還沒答話,小奔奔就在夏楚楚懷里張開雙臂,一邊“咯咯“笑著,一邊直起身子就往葉鳴身上撲。

    葉鳴見夏楚楚口無遮攔,當著徐立忠的面,就說小奔奔剛剛那聲“爸爸“是在叫他,心里頗有點尷尬,轉頭看了徐立忠一眼,卻見他眼睛望著別處,好像沒聽到夏楚楚的話一樣。

 



(第1/3節)當前531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住地抓撓,想爬起來卻感覺到頭痛欲裂、渾身無力,竟然直不起腰。 在擊倒蘇寒之后,龔志超不等劉福洋反應過來,又是一個車轉身,正好與奔過來準備從背后偷襲他的劉福洋相對。 劉福洋年輕時也學過三拳兩腳,見龔志超一拳就將蘇寒打翻在地,知道現在自己已經到了生死關頭。于是,他一咬牙,順手抄起身邊的那把椅子,舉在手里,對準龔志超就砸了過去。 龔志超見椅子砸過來,身子往后面連退兩步,待劉福洋的椅子砸空之后,突然伸腿,對準劉福洋的額頭就是一腳。 劉福洋額頭上挨了龔志超一腳,立足不穩,一跤跌翻在地。 龔志超不給他喘息的機會,一個飛撲上去,將雙膝頂在劉福洋胸口,然后“嘿”地一聲,只聽“咔嚓咔嚓“幾聲脆響,劉福洋的胸口肋骨被壓斷幾根,痛得他殺豬般嚎叫起來,雙手雙腿拼命掙扎,卻怎么也無法掙脫龔志超的膝蓋。 龔志超此時殺機已盛,忽然從褲兜里抽出那把錘子,對準劉福洋的腦袋,狠狠地砸了下去,一下、兩下、三下……隨著錘子砸中腦袋的“噗噗“的悶響,劉福洋的腦袋上污血和腦漿飛濺。很快,他那個圓圓的腦袋就變成了一個像摔碎裂開的西瓜一樣血糊糊的東西,比陳遠喬被摔碎的腦袋還要恐怖。 在龔志......

    后章提要:...只是,她仍然不愿意見外人,非常依賴葉鳴,晚上一定要葉鳴在病房陪著她才能入睡。 半個月后,陳夢琪出院,葉鳴將她接到了自己家里,每天一有空就陪護她,并督促她吃藥。 一個月后,佘楚明專案組按照省紀委書記王皓的指示,查封了金橋集團的所有資產,包括金橋大酒店,并決定將金橋集團所有資產進行拍賣,以償還那些前來討債的供貨商、銀行和其他債權人。同時,政府還沒收了金橋集團好幾塊正在開發建設的土地,理由是這些土地都是佘楚明幫助陳遠喬違規獲得的。 在此期間,葉鳴多次找鹿書記,請他出面制止王皓和專案組對金橋集團不公平和過分的處罰行為。但是,因為擔心王皓會對葉鳴反攻倒算,鹿書記始終沒有答應葉鳴的要求。 幾天后,金橋集團所有的優質資產都被變賣或者拍賣。變賣和拍賣所得的錢,除了償還銀行貸款、原來欠政府的土地出讓金、金橋集團員工工資以及供貨商的欠款之外,剩余的錢都被專案組封存,等待法院對佘楚明的判決--因為法院在判決過程中,很可能會對佘楚明和金橋集團處以巨額罰金,這個罰金的數額可能會是好幾個億。所以,這些剩余的錢,就是為了到時候繳納罰金準備的。 這段時間,陳夢琪就一直住在葉鳴的宿舍里。由......

    本章精要    夏楚楚和陳怡見葉鳴神情萎頓、臉色蒼白,嘴角還殘留著一絲血跡,而且還是被徐立忠攙扶過來的,不由又是驚訝又是心疼,兩個人同時搶過去,一邊一個攙扶住葉鳴,焦急地問:“葉鳴,你怎么啦?怎么憔悴成這個樣子了?是不是病了?”

        葉鳴萎靡地搖搖頭,用虛弱不堪的語氣說:“沒事,就是心里有點郁悶,精神不好,身體沒有大礙。”

        此時,一歲多的小奔奔被陳怡放在沙發上,正在那里爬來爬去自得其樂。看到葉鳴進來,他停止了爬動,抬起頭,睜大清澈的大眼睛骨碌碌地往葉鳴身上看,忽然稚聲稚氣地叫道:“媽媽——爸爸——”

        原來,陳怡為了讓小奔奔以后對葉鳴產生親近感,在他開始學著講話的時候,就先教他喊“媽媽”,然后又拿出葉鳴的照片,指著照片教會他喊“爸爸”。而小奔奔與葉鳴一樣,屬于那種在語言方面非常有天賦的人,記憶力也比同齡的小孩強了很多。

        所以,盡管葉鳴與小奔奔見面的次數不多,但小奔奔一見他的面,就認出了他,并且開心地叫起“爸爸媽媽”來了。

        這兩個稱呼雖然吐詞不清,但聽在葉鳴耳里,卻覺得格外動聽、格外悅耳,心里那種極度的傷痛也稍微減輕了一點。

        夏楚楚聽小奔奔居然認識葉鳴,而且還會叫他“爸爸“,不由驚訝不已,轉過身看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