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困境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女子剛剛說出“他就是你爸爸”這句話,一個全身浮腫、一臉病容的老年婦女從那間小臥室蹣跚出來,抬眼看了一下電視屏幕,頓時怒容滿面,狠狠地瞪了那個女子一眼,斥道:“琪琪,你怎么這么沒臉沒皮的?你還在惦記這沒良心的負心漢嗎?你在他手里吃的虧還少嗎?菁菁是我們陳家的孩子,你以后少誤導她。如果你再在手機上給菁菁看那個負心漢的照片,再跟她說那是她爸爸,我就把你的手機砸爛!”

    呵斥了女兒一頓后,她又將菁菁從她懷來搶過來,疼愛地捏捏她的小臉龐,然后指指電視上的葉鳴,柔聲說:“菁菁,那不是你爸爸。你爸爸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了,永遠也不會回來了。菁菁乖,菁菁不要爸爸,媽媽和外婆疼你,好嗎?”

    這個老年女子就是陳夢琪的母親佘楚英。三年前,當陳遠喬預感到金橋集團和佘楚明要出大事的時候,因為擔心她身上有很多毛病,怕她受不了打擊,便預先將兩千萬元人民幣兌換成澳元,寄給了澳大利亞的妹妹陳麗喬,然后讓陳麗喬一個兒子回國將佘楚英接到了澳大利亞。

    陳遠喬自殺身亡后,佘楚英病情加重,又得知女兒患了精神分裂癥,一直跟葉鳴生活在一起。而此時,她已經對葉鳴恨得牙根癢癢,認為是他害了女兒一生,而且她知道葉鳴在省委有很深厚的靠山,如果愿意,他是有能力挽救金橋集團、挽救佘楚明、挽救她老公陳遠喬的,但他卻見死不救,眼看著金橋集團垮塌、自己丈夫跳樓、弟弟佘楚明判刑坐牢……

    據此,她認定:葉鳴就是一個無情無義、見死不救、負心薄幸的小人,不僅辜負了女兒的癡情,也辜負了陳家和佘家對他的親近和信賴。因此,當得知女兒一直跟葉鳴住在一起后,她便請陳麗喬的兒子再次回國,以她病危為由,讓陳夢琪趕快去澳大利亞見她最后一面。

    而那時候,陳夢琪發現自己



(第1/3節)當前458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所犯的錯誤,確實非常嚴重,應該予以頂格處分。” 袁敏育等人此時也終于反應過來:許繼榮開這個緊急會議,目的就是要開除張勇等三人。而且,聽他話里的意思,這也是葉書記的決定。今天如果誰唱反調,許繼榮就會給他記上一筆,并告知葉書記。那樣的話,這個人在縣委辦就很難混下去了…… 想通了這一層利害關系后,袁敏育等人再也顧不得什么張建坤的面子了,紛紛發言表示贊同陳剛的意見,應該對張勇等人給予開除處分。 許繼榮讓負責會議記錄的機要秘書將每個人的發言和表態都記錄下來,最后拍板說:“我綜合了各位的意見,大家都一致同意開除張勇等三人,我也同意這個意見。袁主任,你等一下就安排綜合科起草處分決定文件,明天就要印發出來,報人社局和監察局備案。” 散會后,許繼榮吩咐秘書將會議記錄本交給他,正準備去葉鳴辦公室向他報告,忽見鐘蔭從他辦公室出來,那張一年四季陰沉著的臉,很難得地露出了一絲笑容,看著許繼榮手里的會議記錄本問:“許主任,剛剛你們是不是在研究對張勇等人的處理問題?結果怎么樣?張部長很關注這件事,剛剛又打了一個電話給我,要我跟你說一聲:如果你在葉書記那里實在難以交差,那就適當給張勇一個處分......

    后章提要:...調動,但一直找不到門路,是不是這回事?” 曾清荷忙答道:“劉書記,你怎么知道的?我現在做夢都在想著這事呢!可惜,我們找了很多關系,卻一點眉目都沒有,急得我都想辭職了。” 劉本田笑道:“于縣長、老弟嫂,這找人找關系也是有竅門的,不能四處撒網,那純粹就是浪費錢財和精力。這種事關鍵就要找對人。只要找對人了,不僅錢花的少,最后還能把事辦成。如果沒找對人,花再多的錢也沒有用。” 曾清荷忙說:“劉書記說得太對了,我們就是找不到可以一錘定音的關鍵人物,所以白白奔忙了幾個月,冤枉錢也花了不少,卻沒有一點作用。” 于和光聽劉本田話里有話,心里不由一動:他早就聽人說過,劉本田原來在東林鄉當書記時,結識了一個在省里手腕通天的神秘商人。那個商人綽號“洪司令”,老家就是東林鄉的,十幾歲就外出闖蕩,結識了很多政界要人,據說其資產已經過百億,在天江省政界和商界能量很大。 劉本田本來能力平平,也沒有什么后臺和靠山,在仕途上并不被人看好。但是,自從結識了“洪司令”后,他在三年內就實現了“三級跳”:先是從一個鄉的黨委書記被提拔到民安市審計局當副局長,兩年后又返回到北山縣,擔任縣委常委、紀委......

    本章精要    女子剛剛說出“他就是你爸爸”這句話,一個全身浮腫、一臉病容的老年婦女從那間小臥室蹣跚出來,抬眼看了一下電視屏幕,頓時怒容滿面,狠狠地瞪了那個女子一眼,斥道:“琪琪,你怎么這么沒臉沒皮的?你還在惦記這沒良心的負心漢嗎?你在他手里吃的虧還少嗎?菁菁是我們陳家的孩子,你以后少誤導她。如果你再在手機上給菁菁看那個負心漢的照片,再跟她說那是她爸爸,我就把你的手機砸爛!”

        呵斥了女兒一頓后,她又將菁菁從她懷來搶過來,疼愛地捏捏她的小臉龐,然后指指電視上的葉鳴,柔聲說:“菁菁,那不是你爸爸。你爸爸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了,永遠也不會回來了。菁菁乖,菁菁不要爸爸,媽媽和外婆疼你,好嗎?”

        這個老年女子就是陳夢琪的母親佘楚英。三年前,當陳遠喬預感到金橋集團和佘楚明要出大事的時候,因為擔心她身上有很多毛病,怕她受不了打擊,便預先將兩千萬元人民幣兌換成澳元,寄給了澳大利亞的妹妹陳麗喬,然后讓陳麗喬一個兒子回國將佘楚英接到了澳大利亞。

        陳遠喬自殺身亡后,佘楚英病情加重,又得知女兒患了精神分裂癥,一直跟葉鳴生活在一起。而此時,她已經對葉鳴恨得牙根癢癢,認為是他害了女兒一生,而且她知道葉鳴在省委有很深厚的靠山,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