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壯士斷腕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黎錚、鐘蔭、劉本田聽完張建坤的判斷后,都有點半信半疑,但黎錚和劉本田都不敢提出質疑,只有鐘蔭用疑慮的語氣說:“老板,您的判斷也許有道理。但是,我聽到一些傳言,說葉鳴那小子不僅僅是跟鹿書記關系好,還跟省委政法委郭廣偉書記、省委辦邱望西秘書長、組織部常穎部長往來密切。另外,還有人說葉鳴跟鹿書記的大秘書徐立忠關系特別好,甚至有人說他們兩人是結拜兄弟。所以,即使鹿書記并不看重葉鳴,我們也大意不得啊!”

    張建坤皺皺眉頭,說:“這些傳言我也都聽說了。據我分析,這還是因為李潤基的原因。因為郭書記、邱秘書長、常部長等領導,都是在三年前那次高層斗爭過后,得到鹿書記和李潤基的賞識和推薦,這才提拔上去的。他們肯定對李潤基感恩戴德,所以對他的干兒子葉鳴也青眼有加,跟他往來密切。

    “但現在,李潤基早已調離天江,所謂‘人走茶涼’,估計郭書記等人對葉鳴的熱度也會漸漸涼下來。至于徐立忠,本來跟葉鳴就是一個單位的同事,而且都是鹿書記的秘書。更何況,葉鳴的干爹跟鹿書記是政治盟友,徐立忠自然也會對葉鳴高看一眼、厚待幾分,并在工作和生活中建立起了比較深厚的友誼,這并不奇怪。

    “但是,你們必須了解徐立忠的性格特征。據熟悉他的人說,這個人冷面冷心,眼睛里除了鹿書記,其他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也不跟任何官員結交。而且,這個人原則性極強,不會為任何私事去求鹿書記,也不會為任何官員牽線搭橋去拉近與鹿書記的關系。所以,雖然他跟葉鳴私交不錯,但絕不會為他的事情去麻煩鹿書記的,這一點你們應該可以放心。”

    黎錚心思比較縝密,一直在靜靜地思考張建坤的話,這時候忽然發問:“老板,我聽市紀委雷部長說,這次市委之所以要給予謝本吾這么嚴厲的處分,是因為省委鹿書記關注了他打人的事件,親自打電話給魏書記,將謝本吾痛斥了



(第1/3節)當前457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半個小時,然后他又寫了這封檢舉信,請我一定要將這封檢舉信交到市紀委去。 “我見他檢舉的對象是你葉書記,又牽涉到了蘇勁松的問題,所以暫時沒有報到市紀委去,昨天晚上單獨跟鐘蔭同志交流了一下,感覺還是要先跟你通個氣,問清楚情況再說,以免孫毅利用我這個紀委書記對你進行誣告陷害,影響你的聲譽。” 鐘蔭聽他啰里啰嗦的反復向葉鳴解釋,知道他仍然心存忌憚,不滿地說:“老鐘,你只要將孫毅檢舉的內容復述一下就行了,是不是誣告葉書記心里自然有數,用不著你啰啰嗦嗦地解釋。” 于和光也說:“本田同志,你就不要讀那封信了,將孫毅檢舉的要點概括一下就行。我百分之百認為這是一封誣告信。大家想想:葉書記才來北山幾天?孫毅能掌握葉書記什么違紀線索?我看,他就是因為被葉書記在明察暗訪中查處了,所以想要誣告陷害他。雖然他明知這種誣告沒什么效果,但至少可以惡心葉書記一下,其用心非常卑鄙、非常險惡--” 鐘蔭冷冷地打斷他的話說:“于縣長,你還沒聽到孫毅檢舉的內容了,怎么就斷定他是誣告陷害葉書記了?你這未免也太武斷了一點吧,表忠心也不是這么表的,你最起碼要等葉書記聽完檢舉信的內容,并就孫毅指控的內容做出了說......

    后章提要:...嗎?現在就突襲春藤茶樓,萬一沒有什么收獲,豈不是打草驚蛇了?” 葉鳴有點不悅地說:“周青竹同志,你是老紀檢監察干部了,怎么說出了這么外行的話?作風紀律是黨員干部的生命線,應該時時抓、處處抓,一刻也不能松懈。所以,作風紀律整頓沒有什么開始不開始的問題,只要發現了問題線索,就應該及時處理,而不能指望通過一兩次大整頓行動去集中解決問題。 “再說,如果在縣委常委會通過了作風紀律大整頓的決定后,那些常在春藤茶樓打牌賭博的人,尤其是一些重要領導干部,肯定會有所收斂,甚至短期內不敢再去茶樓聚賭。那樣的話,我們就失去了先機。所以,我們只能在整頓行動開始之前,出其不意地搗毀這個賭博窩點。如果能夠抓住幾個參與賭博的黨員領導干部,那就更好,正好可以將他們當做作風紀律大整頓的反面典型,讓這次大整頓行動更有理由和根據。” 周青竹是個聰明人,聽葉鳴說了這一大通之后,腦海里突然靈光一閃,猜出了他要對春藤茶樓搞突襲的真實原因:他是想通過出其不意的突襲行動,在春藤茶樓撈一兩條大魚,最好是能夠將劉本田或者陳立昌抓個現行。如果他們漏網了,也可以將其他一些參賭的黨政領導干部抓獲,然后順藤摸瓜,通過這些人牽......

    本章精要    黎錚、鐘蔭、劉本田聽完張建坤的判斷后,都有點半信半疑,但黎錚和劉本田都不敢提出質疑,只有鐘蔭用疑慮的語氣說:“老板,您的判斷也許有道理。但是,我聽到一些傳言,說葉鳴那小子不僅僅是跟鹿書記關系好,還跟省委政法委郭廣偉書記、省委辦邱望西秘書長、組織部常穎部長往來密切。另外,還有人說葉鳴跟鹿書記的大秘書徐立忠關系特別好,甚至有人說他們兩人是結拜兄弟。所以,即使鹿書記并不看重葉鳴,我們也大意不得啊!”

        張建坤皺皺眉頭,說:“這些傳言我也都聽說了。據我分析,這還是因為李潤基的原因。因為郭書記、邱秘書長、常部長等領導,都是在三年前那次高層斗爭過后,得到鹿書記和李潤基的賞識和推薦,這才提拔上去的。他們肯定對李潤基感恩戴德,所以對他的干兒子葉鳴也青眼有加,跟他往來密切。

        “但現在,李潤基早已調離天江,所謂‘人走茶涼’,估計郭書記等人對葉鳴的熱度也會漸漸涼下來。至于徐立忠,本來跟葉鳴就是一個單位的同事,而且都是鹿書記的秘書。更何況,葉鳴的干爹跟鹿書記是政治盟友,徐立忠自然也會對葉鳴高看一眼、厚待幾分,并在工作和生活中建立起了比較深厚的友誼,這并不奇怪。

        “但是,你們必須了解徐立忠的性格特征。據熟悉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