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民主生活會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王皓聽鹿書記舉出了葉鳴的例子,把脖子一梗,反駁說:“鹿書記,您如果舉別的例子來論證我‘事無巨細都要管’的毛病,我可能還會接受,但唯一葉鳴的例子沒有說服力,我也難以接受。”

    鹿書記濃眉一挑,目光直視著他,問道:“為什么唯獨葉鳴的例子沒有說服力?他不過就是一個正處級的縣委書記,即使真的有什么違紀違法問題,也應該由民安市紀委或者省紀委相關處室立案查處。你作為省委常委、紀委書記,有必要去親自過問、親自督辦這樣的具體案子嗎?

    “你這樣做,不僅剝奪了分管副書記和下面處室的部分職能,還是對他們的一種不信任、不尊重的表現。所以,才有這么多人提意見,說你喜歡擅權攬權,說你‘事無巨細都要管、眉毛胡子一把抓’。你難道認為這些意見都是不符合事實的嗎?難道就沒想過要改正這一缺點和毛病嗎?”

    王皓冷笑一聲說:“鹿書記,我們先不要把話題扯遠了,既然您舉了葉鳴的例子,那我就坦白一點跟您說吧:葉鳴涉嫌違紀違法的問題,如果我不親自過問、不親自督辦,這案子就查不下去。為什么?因為我聽到一種傳言,說葉鳴是我的前任李潤基書記的干兒子,跟省紀委很多常委和中層領導干部關系密切。如果我放手讓下面的處室來承辦他的案子,難免會出現辦‘人情案、關系案’的情況。所以,我只好親自來督辦這個案子了,希望您理解!”

    鹿書記皺著眉頭聽他說完,一針見血地說:“王皓同志,你這個理由非常牽強,不是發自內心的話語。所以,還是我來給你剖析一下你如此關注葉鳴案件的思想根源吧:

    “首先,你從去年開始推行縣委書記違紀違法由省紀委直接查處的改革措施,但到目前為止,你還沒有抓到一個典型。現在有人舉報葉鳴,正好合了你的心意。所以,你準備深挖葉鳴的違紀違法問題,爭取將他一舉拿下,為你的第一項改革措施祭旗。

    “其次,你想拿下葉鳴的深層次原因,還與他曾經擔任過我的秘書有關。我覺得,



(第1/3節)當前508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 徐立忠理解鹿書記的擔心,點點頭說:“好的,我按您的指示辦!” 下午三點,鹿書記剛剛開完會走進辦公室,徐立忠急急忙忙走進來說:“首長,小葉又惹事了。剛剛我聽紀委的白杰書記說,中午十一點,小葉在省委門口做北山縣那些告狀人的勸返工作時,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要求在現場維持秩序的雨荷區公安分局局長齊通下令抓人,并當場將三個舉報他的人抓到區公安分局去了。 “這件事不知道誰反映到了王皓書記那里,王書記勃然大怒,說葉鳴這是蓄意打擊報復舉報人,簡直是無法無天。因此,他準備成立一個調查組,由省紀委黨風政府監督室主任譚云任組長,先從北山那幾個干部對葉鳴舉報的幾個問題線索入手,對葉鳴違紀問題進行初步核查。一旦查實那幾個問題真的存在,就要對他立案審查。” 鹿書記聽說葉鳴竟然下令抓捕了三個舉報者,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怒道:“這個沒成算的東西,怎么這么毛躁、這么莽撞?他明明知道有人用槍在瞄著他,卻還要自己往槍口上撞,這不是自己找死嗎?他最應該做的,是用一切辦法將北山那些告狀的干部勸返回去,盡量消除對他的負面影響。他倒好,抖起縣委書記的威風來了,一言不合就下令抓人,這不是授人以柄嗎?我要......

    后章提要:...葉鳴談話到凌晨一點,他態度非常頑固囂張,拒不承認任何問題。昨天富鑫集團的總經理趙天星被抓獲后,下午我們又找他談了一次話,詢問他跟趙天星是什么關系,為什么要代替陳夢琪轉款給富鑫集團,他回答說:陳夢琪當時有病,無法到銀行轉款,所以委托他將兩億元轉給富鑫集團,他自己也不知道這筆錢是轉過去干什么的。所以,他只是幫了陳夢琪一個忙,并不存在什么違規違紀問題。王書記,這個人太狡猾了,對付他只能以證據說話,想要讓他主動交代,估計沒有這個可能!” “那你們現在有哪些證據可以證實他存在違紀問題?” “第一,關于他利用職權干預紀委依法辦案的問題,北山縣有三個常委證實:為了替一個涉嫌違紀違法的副鎮長減輕處罰,他利用職權強行阻撓北山縣紀委依法處理那個副鎮長,并明確要求縣紀委對那個干部減輕處罰。而那個副鎮長,就是陳夢琪的表姐夫。所以,他存在利用職權徇私舞弊的問題。相關的證據,可以查看北山縣委常委會、五人小組會議記錄,也可以找知情的北山縣委常委做人證。 “第二,關于他協助陳夢琪隱匿犯罪資金的問題,我們已經查實:在轉移那筆兩億元的犯罪資金時,陳夢琪正處于精神病發作階段,不可能與趙天星合謀,也不可能......

    本章精要    王皓聽鹿書記舉出了葉鳴的例子,把脖子一梗,反駁說:“鹿書記,您如果舉別的例子來論證我‘事無巨細都要管’的毛病,我可能還會接受,但唯一葉鳴的例子沒有說服力,我也難以接受。”

        鹿書記濃眉一挑,目光直視著他,問道:“為什么唯獨葉鳴的例子沒有說服力?他不過就是一個正處級的縣委書記,即使真的有什么違紀違法問題,也應該由民安市紀委或者省紀委相關處室立案查處。你作為省委常委、紀委書記,有必要去親自過問、親自督辦這樣的具體案子嗎?

        “你這樣做,不僅剝奪了分管副書記和下面處室的部分職能,還是對他們的一種不信任、不尊重的表現。所以,才有這么多人提意見,說你喜歡擅權攬權,說你‘事無巨細都要管、眉毛胡子一把抓’。你難道認為這些意見都是不符合事實的嗎?難道就沒想過要改正這一缺點和毛病嗎?”

        王皓冷笑一聲說:“鹿書記,我們先不要把話題扯遠了,既然您舉了葉鳴的例子,那我就坦白一點跟您說吧:葉鳴涉嫌違紀違法的問題,如果我不親自過問、不親自督辦,這案子就查不下去。為什么?因為我聽到一種傳言,說葉鳴是我的前任李潤基書記的干兒子,跟省紀委很多常委和中層領導干部關系密切。如果我放手讓下面的處室來承辦他的案子,難免會出現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