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4 二分之一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沈白帶著麻桿飛快的跑到了自己的藏身地,他沒有半點想要隱瞞的意思,直接扒開一層層垃圾,然后在麻桿面前打開了一個破舊的行李箱,這個行李箱里面看上去沒有什么特別,黑色的箱子里裝著一些沒用的垃圾,但直到沈白把這些垃圾撥開跳下去,麻桿才發現箱子中間有一個洞,以沈白的動作不難看出這個洞連著個地下洞穴,由于洞穴里面沒有光,很深,所以看上去黑黝黝的和箱底的顏色相連接讓人看不出這里居然有個這么隱蔽的藏身之處!

    “別擔心快下來!”

    沈白的聲音帶著明顯的催促,他本來想讓麻桿先下去,因為多在地面上待一秒就多一份危險,但是以惡區人謹慎的個性,陌生的地方即表示危險,沈白還是先下去以示這里的安全。

    惡劣的環境使惡區人不會對著惡劣的生存條件多加挑剔,但這不代表他們好伺候。

    如果沈白讓麻桿先下去,麻桿無疑會遲疑,因為正如之前所講,陌生即危險。但當沈白先下去之后呼喚麻桿下來,麻桿也不可避免的遲疑了,如果自己跳下去的一瞬間沈白有什么異動,那么說不定自己就這么輕易又悄無聲息的在這個隱蔽的洞穴里做了對方接下來幾天的儲備糧食。

    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交出信任的麻桿像個精明的政治家,更準確說像個徹頭徹尾的陰謀論者,因為自己的弱小而習慣性的考慮到了所有最可怕的可能。

    麻桿的遲疑并沒有很久,在一聲野獸的咆哮在身后遙遠的傳來時他咬了咬牙跳了下去。

    安全著地。

    沈白把他拉到了里面,自己探出身子把洞穴旁邊的垃圾扯過來遮掩住這個入口,然后伸出一只手從垃圾中穿出,往旁邊摸索了幾下,把開著的行李箱蓋扯著合上了。

    在沈白布置這些的時候麻桿借著尚能透進來的幾縷光線打量著這里,這個洞穴很深很寬敞,可以容納十幾個人,洞穴頂部有一些細細密密的小孔,這些小孔連接著地面,讓空氣得以經過密密麻麻的垃圾流通進來。洞穴里面東西很少,只在一個角落里有一些道具,多以較大的鐵片為主,結合墻上的痕跡不難看出應該是用來擴大空間的,鐵片旁邊還有一些破布扎在一起可以勉強稱為毯子的東西,可以抵御地下夜晚的寒冷。

    最后一絲光隨著行李蓋的蓋上而消失,遮掩住了麻桿眼中劃過的貪婪和惡毒,他認為這地方實在是太好了,無論是地下洞穴還是地面上的遮蓋,都使得這里難以被發現,只要自己藏夠兩天半,那么他就是這場災難的勝利者了。

    殺掉沈白獨占這里的想法很快在腦海里冒了出來,隨即又冒出來沈白和狩獵者抗衡的畫面。想到沈白強大的武力值,麻桿不得不把這個想法暫時壓下去,但是他在黑暗中閃爍著精光的眼睛顯示他并沒有徹底摒棄這個想法。

    徹底關上行李蓋的沈白開始有點呼吸不穩了,這個洞穴他早就發現了,應該是很久以前某個惡區人遺留的產物,一直很好的隱蔽在這里,沈白往洞穴里放了些感覺有用的工具,又找來這個破舊的行李箱把洞穴掩藏的更好,然后記了下位置就離開去尋找其他的藏身之處了。

    他自然知道地下洞穴非常隱蔽,可以非常好的擺脫了地上危險的殺戮,不過他對于封閉黑暗空間的恐懼讓他從不敢在這里久待。加上惡區人對他的威脅不大,他并不需要這個地方休憩。但是現在出現了狩獵者,而且狩獵者數量未知,他又帶著沒有戰斗力還會隨時坑他一把的麻桿,就不得不到這里。

    過了幾秒鐘,敏銳的麻桿聽出了沈白呼吸聲的加重,不由試探性的問道:“你怎么了?”

    沈白往聲源望去,適應了黑暗的眼睛已經能夠隱隱勾勒出對方現在的身影,雖然很淡,而且很瘦弱,但是沈白清楚在惡區能生存的人不容小覷,雖然對方向自己投誠,但他僅僅是暫時收起獠牙的惡狼,隨時等待著自己不備之時撲上來享用自己的血肉。所以千萬不能被看出異常,只有無時無刻讓對方謹記著自己的強大才能夠保證兩人脆弱的聯系。

    沈白一邊摸索著自己旁邊的土地一邊回答對方:“只是想到了之前的那只狩獵者。”找到了!沈白拿著一個迷你的手搖發電手電筒,“刺啦”一聲,一束光出現,照亮了這個狹窄的空間,讓沈白看到了對方因為陷入回憶而有些呆滯的眼神。

    “剛剛的是什么?”麻桿被一束光的突然到來驚嚇到了,除去可以食用的垃圾,麻桿從沒有在意過這些小東西,所以對這些的了解極其匱乏。但是沈白不同,在這之前,從龐大的垃圾中找到一些小玩意兒可以使他保持自己一些人類的趣味,而不是被饑餓和搶奪占據所有的大腦。可以說這也是他少有的娛樂了。

    “這樣刺啦它它就可以發光,我叫它手電筒。”

    “手……電筒?很奇怪的名字。”

    沈白從這一束光中暫時找到了一絲安慰,他在黑暗中循著記憶找到了麻桿,他的手碰觸到麻桿的時候清楚地感受



(第1/3節)當前1298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他可以很棒,我知道,他以后會超過我……” 為什么你可以比我還要相信我自己,明明最初時候的我,那么的,懦弱和孤僻,沒有人會對我說,相信我很棒。 “我不希望成為拖累任何人的力量,如果我不在了,希望那些人能夠更好地向前,特別是白溪。其實有點擔心薛無,不過我相信他不會讓我失望去做些不該做的事的……” 班長,你,喜歡我嗎? 我可不可以認為,至少你有一點點喜歡我呢? 我不要太多,只要一點點。 白溪抱著兩個本子,跑了很遠的路,和自己家的方向幾乎是背道而馳,明明只是上次和薛無跑過一次,但是那條路卻像是印在自己的腦海中仿佛自己曾經走過,或者說應該走過很多遍。 “班長,我喜歡你,很喜歡的,那種喜歡。” “……這不是喜歡。” 那個人的眼睛好像看的很深遠,帶著一種淡淡的憂傷,然后一句話像沙子一樣隨風飄散在空中,不清晰的傳入自己耳中。 “我對你……是傷害。” 班長,從你走進我的世界的那一天,我就愿意承受所有的傷害去走進你。 “所以說,愛不是讓自己一時快樂,你懂嗎?” 所以班長,這是你選擇不愛的原因嗎? 我一直知道最初的我是個孤......

    后章提要:...的,帶來了幾分圣潔之意。 這一天剩下的十多個小時,過得很平靜,在很多年后,人們重整這段歷史,這一天前幾個小時的那段被稱為“捍衛生命”的搏斗被無數歌曲贊頌,被無數詩歌記載,但是之后的十幾個小時卻往往被人們忽視。 但這也情有可原,畢竟對他們而言,能被記得的就只有感天動地改變歷史的事情,所以說漫長的歷史河流淘去了多少真正的樂趣。人們只關注偉大戰爭的打響,卻忽略了戰士們戰爭前夜的不安的淚水,人們只關注帝王更迭的迅速,卻忽略了那些不斷織著新式樣龍袍的繡女的復雜心情…… 也許說偏了,不過這樣才更好的理解,為什么沈白在離開這個世界后,經常想起的,卻是接下來這十幾個平靜的小時。 大概是被同樣的狩獵者的鮮血澆灌過,大概是三人同為一個生命努力過,所以哪怕是曾經冷漠如麻桿,心底也開始朦朧的懂得了同伴的意思。 沈白和麻桿尋找著食物,遍體鱗傷卻依舊不依不饒跟在他們身后的瘋女人被沈白安排到了一邊坐著,麻桿的眼神里透露著一種不理解,不過也并沒有阻攔。該說這是沈白骨子里存有的文明社會的習慣吧,確實紳士且符合人道精神,但是瘋女人卻沒有接受,她固執的要一起尋找食物,沈白只要離開她幾步,她就......

    本章精要    沈白帶著麻桿飛快的跑到了自己的藏身地,他沒有半點想要隱瞞的意思,直接扒開一層層垃圾,然后在麻桿面前打開了一個破舊的行李箱,這個行李箱里面看上去沒有什么特別,黑色的箱子里裝著一些沒用的垃圾,但直到沈白把這些垃圾撥開跳下去,麻桿才發現箱子中間有一個洞,以沈白的動作不難看出這個洞連著個地下洞穴,由于洞穴里面沒有光,很深,所以看上去黑黝黝的和箱底的顏色相連接讓人看不出這里居然有個這么隱蔽的藏身之處!

        “別擔心快下來!”

        沈白的聲音帶著明顯的催促,他本來想讓麻桿先下去,因為多在地面上待一秒就多一份危險,但是以惡區人謹慎的個性,陌生的地方即表示危險,沈白還是先下去以示這里的安全。

        惡劣的環境使惡區人不會對著惡劣的生存條件多加挑剔,但這不代表他們好伺候。

        如果沈白讓麻桿先下去,麻桿無疑會遲疑,因為正如之前所講,陌生即危險。但當沈白先下去之后呼喚麻桿下來,麻桿也不可避免的遲疑了,如果自己跳下去的一瞬間沈白有什么異動,那么說不定自己就這么輕易又悄無聲息的在這個隱蔽的洞穴里做了對方接下來幾天的儲備糧食。

        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交出信任的麻桿像個精明的政治家,更準確說像個徹頭徹尾的陰謀論者,因為自己的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