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12 二分之一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頭頂盤旋的那只機器鳥也飛到了一邊隱匿起自己的身影,怕自己暴露了沈白一行人的行蹤。過了十幾分鐘,狩獵者到來了。

    最先到達的是那只地里的老鼠,它循著自己嗅到的氣味準確無疑的朝著沈白視線挖好的洞那里鉆去。

    夾雜著嬰兒柔嫩的氣息引誘了它,讓它興奮地“嘰嘰”直叫,全然不知道前方一個專門為它準備的陷阱在等待著。

    捕獸夾中間放的是用衣物包起來的石塊,雖然這只老鼠感覺有點不對勁,不過它并沒有控制自己往那里撲的速度,想要一口要下那些帶著人類血肉味道的石塊,它的速度太快了,快的連看出端倪的研究所人員都沒來及發出信號阻攔,它就已經踏上那石塊,一剎那,比它的大張的嘴巴還要敏捷的捕獸夾已經合上了,兩邊尖利的刀片一般的鐵片借著一股子彈力已經狠狠的咬合住了它的前肢,由于老鼠四肢短,鐵片有的深深嵌入它的前胸,一股一股的鮮血就這么涌了出來,而它痛的除了發出哀嚎別無他法。

    而另一邊,先生沈白幾人抓住穿過垃圾山的那根繩子在聽到狩獵者哀嚎的瞬間開始拉動,繩子是瘋女人用很多布條繩索鏈條之類的連在一起的,它跨過一個改變力的方向的空管,拉動著沈白之前拖出來的石板往洞口挪動。石板為了能夠和洞口吻合,也為了控制重量,已經被沈白砸過,只留下了一部分,但也十分難拉。

    “我們把你留著可不是讓你看戲的。”先生一邊拉著一邊咬牙輕聲對東哥說。東哥也看出了他們的意思,帶著他的狗一起拉住了繩子。

    “刺刺刺——”石板慢慢在地面上被拖動,向著洞口慢慢前進,里面那只受了重傷的狩獵者,還沒有準備好迎接接下來的一擊,仍然在不停的翻滾,卻導致自己的傷口被拉的更大。

    然而就在石板快要接近洞口的時候,眾人拉不動了,沈白慢慢的探出頭,那只曾經斷尾巴的蜥蜴就趴在上面。它的兩只像圓球一樣的眼睛不停翻動,像是在四處尋找著什么。

    先生的目光看向沈白,沈白知道對方想要傳達的信息。

    沈白快速的往他左手邊的那座稍小的垃圾山跑去,即使動作迅速也被蜥蜴輕而易舉的察覺到了,連同它身后姍姍來遲的兩頭巨狼一起撲向了沈白的方向。

    沒有了蜥蜴的重量,大石板順利的被拖下了石洞,那頭石頭狼被石板的聲音驚動,倒是換了個方向往老鼠的方向跑去。

    呼——好歹是少了一個。

    這松了口氣的心聲可不是沈白的,而是在后方看著的麻桿,他拿著矛的手松了又緊。

    沈白站在垃圾山的前方,眼看著蜥蜴巨大的身軀就追到了自己面前,他才往后面躲去。

    那一腳下去腳下的地面并不如那頭蜥蜴想象的結實,即使上面被一些垃圾覆蓋,不過踏到上面后卻意外地坍陷下去半米深,在這洞的底下,是一根根筆直向上的尖刀。若以這條蜥蜴的重量,翻下去以后足以捅個對穿。

    幸運的是像沈白和先生這種開掛的人不多,獸也一樣,大蜥蜴很配合劇本的翻了下去,不幸的是一分鐘沒到它就爬了上來,除了身體右側一處長長的拉傷和左后腿被扎了個窟窿其他地方沒什么傷。

    總有那么幾個演員不按套路來╮(╯▽╰)╭。

    “系統君快給我講個笑話啊!”沈白壓抑不住自己奔騰的心跳,當前方那頭石頭狼發現老鼠被封在石板下面后就往沈白跑來,同一時間被三頭狩獵者鎖定,沈白的腿一時有點軟,他一邊往斜前方跑一邊呼喊著自己的小系統努力想要轉移這份恐懼。

    【誒?!宿主你快跑啊啊啊啊!那頭蜥蜴追過來了啊啊!你左前方還有頭狼!!媽蛋蜥蜴后面還有一頭啊啊啊!!!】

    “……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沈白低頭鉆過做過標記的那條線,然后頭也不回的繼續跑,第一個追過來的那頭石頭狼就猝不及防的翻倒在地。

    它的前肢被齊齊整整的削了下來,切面十分光滑。以至于那頭巨狼摔到沈白身旁時想要爬起來卻怎么也爬不起來,只能哀嚎著看著離自己不到一米遠的沈白跑走。

    看到了前者的慘劇,蜥蜴和另一頭巨狼有點踟躕不前,它們不能確定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副猶豫的樣子就像是微博上面經常可以看到的被一塊玻璃窗戶搞得蠢萌蠢萌的小狗小貓,只是這兩頭不萌。



(第1/3節)當前1207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的,帶來了幾分圣潔之意。 這一天剩下的十多個小時,過得很平靜,在很多年后,人們重整這段歷史,這一天前幾個小時的那段被稱為“捍衛生命”的搏斗被無數歌曲贊頌,被無數詩歌記載,但是之后的十幾個小時卻往往被人們忽視。 但這也情有可原,畢竟對他們而言,能被記得的就只有感天動地改變歷史的事情,所以說漫長的歷史河流淘去了多少真正的樂趣。人們只關注偉大戰爭的打響,卻忽略了戰士們戰爭前夜的不安的淚水,人們只關注帝王更迭的迅速,卻忽略了那些不斷織著新式樣龍袍的繡女的復雜心情…… 也許說偏了,不過這樣才更好的理解,為什么沈白在離開這個世界后,經常想起的,卻是接下來這十幾個平靜的小時。 大概是被同樣的狩獵者的鮮血澆灌過,大概是三人同為一個生命努力過,所以哪怕是曾經冷漠如麻桿,心底也開始朦朧的懂得了同伴的意思。 沈白和麻桿尋找著食物,遍體鱗傷卻依舊不依不饒跟在他們身后的瘋女人被沈白安排到了一邊坐著,麻桿的眼神里透露著一種不理解,不過也并沒有阻攔。該說這是沈白骨子里存有的文明社會的習慣吧,確實紳士且符合人道精神,但是瘋女人卻沒有接受,她固執的要一起尋找食物,沈白只要離開她幾步,她就......

    后章提要:...而它屹立著的每一天,都在提醒著曾經的罪孽。 圍墻上面慢慢的多了很多字很多圖案,那些字和圖案有給東哥和他的狗的,有給先生的,有給瘋女人的,有給麻桿的,當然也會有給沈白的……大家最后的末尾都不約而同的祝福那個孩子,雖然不知道她現在在哪,不過祝福她活著,代替她的先輩們,把世間所有的幸福享盡。 當然,早在她躺在那個布包里,她就已經享盡了所有的幸福,得到了世間最無與倫比的愛。 奇怪的是,那扇善惡交接的門也再也沒有出現過了。不過它永遠不會被遺忘,很多國家的領導人們,在新上任之后都會到這里,摸著那堵墻為曾經的英雄禱告,為自己的罪惡懺悔,然后向自己的人民們發誓會約束自己的欲/望,尊重所有的生命,盡自己的努力為他們帶來和平安寧和幸福。 …… 總之總之,那些所有所有的影響,完全沒辦法說完,因為實在是太大了,足夠改變世界的進程。 “爸爸,那女孩過得好嗎?” “你過得好嗎?”一雙手摸過了女孩的頭頂。 “我當然過得好啊。” “那那個女孩,也會過得好。”男人滄桑的聲音帶上了笑意。 “爸爸,為什么你每年都要帶我來這里?”女孩拉著男人的手,她注視著男人,大......

    本章精要    頭頂盤旋的那只機器鳥也飛到了一邊隱匿起自己的身影,怕自己暴露了沈白一行人的行蹤。過了十幾分鐘,狩獵者到來了。

        最先到達的是那只地里的老鼠,它循著自己嗅到的氣味準確無疑的朝著沈白視線挖好的洞那里鉆去。

        夾雜著嬰兒柔嫩的氣息引誘了它,讓它興奮地“嘰嘰”直叫,全然不知道前方一個專門為它準備的陷阱在等待著。

        捕獸夾中間放的是用衣物包起來的石塊,雖然這只老鼠感覺有點不對勁,不過它并沒有控制自己往那里撲的速度,想要一口要下那些帶著人類血肉味道的石塊,它的速度太快了,快的連看出端倪的研究所人員都沒來及發出信號阻攔,它就已經踏上那石塊,一剎那,比它的大張的嘴巴還要敏捷的捕獸夾已經合上了,兩邊尖利的刀片一般的鐵片借著一股子彈力已經狠狠的咬合住了它的前肢,由于老鼠四肢短,鐵片有的深深嵌入它的前胸,一股一股的鮮血就這么涌了出來,而它痛的除了發出哀嚎別無他法。

        而另一邊,先生沈白幾人抓住穿過垃圾山的那根繩子在聽到狩獵者哀嚎的瞬間開始拉動,繩子是瘋女人用很多布條繩索鏈條之類的連在一起的,它跨過一個改變力的方向的空管,拉動著沈白之前拖出來的石板往洞口挪動。石板為了能夠和洞口吻合,也為了控制重量,已經被沈白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