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4 寒煙裊裊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因為上次的比試沈白劃破了十八的眼睛, 雖然十八的傷疤治好了, 只是在測試康復程度時, 他的弱視還是暴露了出來。

    醫師不知這是他天生的毛病, 只能說那傷口看似清淺但是卻破壞了十八的視力。

    就在大家以為這個暗衛可能會因此失去價值時, 方寒卻反而對他“委以重任”, 貼身待命,要知道, 方寒身邊的暗衛一般分為兩種, 一種是直接接受教主的命令, 大多數時間都奔波于外的,另一種則是類似于貼身小廝加保鏢的存在, 任務相對較輕, 但都是方寒極度信任之人。

    可能是因為這個少年的聽覺已經完全可以填補視力上的缺陷, 不過沈白總覺得, 十八因為“眼疾”而面臨被拋棄,可能引起了方寒的一些回憶,不過無論怎樣,十八并沒有被拋棄, 甚至得到了方寒的重用,沈白去看望對方時也不禁羨慕對方這一路好轉的運氣, 至少,這差事比沈白的要好上許多。

    沈白也被同樣的“委以重任”, 與十八不同的是, 在他代替受傷的十八貼身跟隨在方寒身邊之后沒多久, 就被派到外面,天天頂著寒衣教的名聲干起了偷盜武功秘籍的勾當,畢竟,不偷武功秘籍的魔教不是好魔教。

    跟在方寒身邊以后,沈白終于開始明白為什么武林正派們總是和魔教過不去了。

    每天都與某某經某某拳某某掌較勁的沈白表示,難怪從古至今武林人士都愛說“冤有頭債有主”,這樣好歹能給那些安分的人一些安慰,只要自己沒做啥壞事就不怕被別人盯上。而魔教完全隨心而動,誰也不知道哪天在家坐著就被劃進了對方的日程表。

    這邊的沈白正坐在少林山上的大松樹上伺機而動,少年在月光照射下的英俊臉龐上,是滿滿的緊張與勢在必得。抓準了武僧們換班的間隙,沈白飛身閃進了他們的寺院,身手敏捷無人察覺,認誰也看不出這人的衣服下面還藏著大大小小新鮮而猙獰的疤痕,正因為他的動作一點一點地滲出血來。

    與這邊鮮血與黑夜相伴的沈白不同,另一邊的寒衣教里則是一片歡天喜地的過節模樣,而這,也算是托了沈白的福。

    沈白原以為,他和其他在外的暗衛做的都是差不多的事,都是幫著教主助紂為虐罷了,最多自己可能深得教主的心,所以責任重大。

    只是他不知道,以前的寒衣教的事情就是復復仇,弄得武林不得安寧,但是沒想到自從有了他以后,三四個門派的秘籍一個個失蹤,這可不是開玩笑死幾個小弟子的事,這事關一個門派的興亡。要是哪一個門派的內門武功泄露了出去,連路邊小兒都能耍上幾招,那么對于這個門派來講,已經沒有在武林上的一席之地了。

    于是就在沈白上任的這段期間,寒衣教在江湖上的惡名更是一天賽過一天,很快全武林沒有人不知道他們“魔教”的名號了,就連教眾也后知后覺地發現,原來咱們教最近天天都在搞事情。

    秦子卿真的很想嘆一口氣,作為護法,自己教天天上武林頭條的事他也是后來才和眾人一起知道,要說教主突然雄心壯志在搞產業升級,秦子卿不信,他反倒覺得與那十七號暗衛脫不了關系。

    十七號,從比試那天秦子卿就感覺得到,這人就像個誤入青樓的良家婦女一樣,后來才發現,這小魔頭完全就是教主的腦/殘粉,只要自家教主開心啥都行。

    而教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曾經最大的雄心壯志就是把那齊家堡的三公子抓過來當教主夫人,其他時候復復仇抄抄家,讓大家都過不上好日子,現在卻突然奮發圖強,將自己的目標轉移到了各個門派的武功秘籍上面,這就相當于慢性滅門啊。

    每個門派武功從調息開始就有不一樣的修煉方法,天曉得他要那些東西干什么,總之那些看話本看多了的武林門派人人自危,生怕是魔教捉摸著練就什么絕世神功一統江湖。

    這已經讓秦子卿搞不懂了,但是這還不是關鍵,關鍵是這么重大的任務按理說該交給更有經驗武功更高的暗衛去,但是教主全交給了那個初出茅廬的十七號。于是,一向以為自己了解教主的秦子卿也開始不明白對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要說方寒在想什么,可能方寒自己都不大清楚,不過肯定和沈白想的相差甚遠。

    沈白一心以為自己正處于職業生涯的上升期,不斷地為自己教內立功,取得方寒手下“第一馬仔”的位置,活生生一出沈拉拉升職記,但是,方寒那里拿到的劇本則完全相反,叫做《你惦記我時我總覺得全身不對勁》。

    在沈白代替養傷的十八跟著方寒的那幾天,無論方寒做什么,想到旁邊有一雙黑不溜秋像小狗一樣的眼睛帶著期待望著自己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正落筆給江南分舵寫機密信,一道灼熱的眼光射來。

    莫不是教里有了叛徒?!

    方寒回頭一看,對上了錯開視線的沈白。

    正聞雞起舞大汗淋漓,一道灼熱的目光射來。

    莫不是教里出了奸細?!

    方寒回頭一看,繼續對上了錯開視線的沈白。

    正更衣沐浴放松自己,一道灼熱的目光射來。

    莫不是……?!

    方寒回頭一看,果然還是錯開視線的沈白。

    方寒:……所以還留這人過年不成?

    要說方寒要想解決掉沈白,絕不是什么難事,但是就是因為太簡單反而讓方寒猶豫不決起來。

    方寒討厭這個人,毋庸置疑。

    但是仔



(第1/3節)當前1608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因為上次的比試沈白劃破了十八的眼睛, 雖然十八的傷疤治好了, 只是在測試康復程度時, 他的弱視還是暴露了出來。

        醫師不知這是他天生的毛病, 只能說那傷口看似清淺但是卻破壞了十八的視力。

        就在大家以為這個暗衛可能會因此失去價值時, 方寒卻反而對他“委以重任”, 貼身待命,要知道, 方寒身邊的暗衛一般分為兩種, 一種是直接接受教主的命令, 大多數時間都奔波于外的,另一種則是類似于貼身小廝加保鏢的存在, 任務相對較輕, 但都是方寒極度信任之人。

        可能是因為這個少年的聽覺已經完全可以填補視力上的缺陷, 不過沈白總覺得, 十八因為“眼疾”而面臨被拋棄,可能引起了方寒的一些回憶,不過無論怎樣,十八并沒有被拋棄, 甚至得到了方寒的重用,沈白去看望對方時也不禁羨慕對方這一路好轉的運氣, 至少,這差事比沈白的要好上許多。

        沈白也被同樣的“委以重任”, 與十八不同的是, 在他代替受傷的十八貼身跟隨在方寒身邊之后沒多久, 就被派到外面,天天頂著寒衣教的名聲干起了偷盜武功秘籍的勾當,畢竟,不偷武功秘籍的魔教不是好魔教。

        跟在方寒身邊以后,沈白終于開始明白為什么武林正派們總是和魔教過不去了。

        每天都與某某經某某拳某某掌較勁的沈白表示,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