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12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沈白聽到了, 但是一時仍舊沒有動作。

    方寒眼中帶著殘忍的柔和,他給了沈白一個所謂“自由處置”的權利,但是沈白分明從方寒的眼中看到了對那個小乞丐的殺意。

    沈白不知道方寒想要做什么,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今天的方寒如此反常,他只知道現在的自己真的手足無措。在方寒的眼神下,沈白努力地向往常一樣做出那副順從又熱切的模樣, 但是心中那絲抵觸讓他做不到。

    慢步走到了那個孩子面前,小乞丐的哭聲隨著他的靠近變得更加歇斯底里甚至于帶著絕望, 他看著面前那個面容姣好的男人,再找不到第一次在街角瞥見對方的興奮,也找不到用對方的消息換取一個饅頭的快樂, 滿滿的都是恐懼。

    而站在他旁邊那個稍大的男孩, 臉上的眼淚已經止住, 他似乎是覺得自己剛才的消息立了大功, 于是看向沈白的神色摻雜著隱隱約約邀功的意味,和逃脫危險的竊喜。

    兩人的神情,包括邊上其他孩子的樣子都被沈白收納于眼底, 不論是害怕還是帶著僥幸,都讓沈白覺得十分熟悉,如果他真的是這個世界上的人, 如果方寒并不是自己的任務目標, 那么說不定他現在還是個跟著眾人街邊乞討的乞兒, 饑餓感也會讓他站在現在自己對面的位置, 帶著其中任一的一種情緒。

    面前的小乞兒泣不成聲, 他大張著嘴,嘴型因為想要說話而不斷變形,但是那些形態都只夠讓他的哭泣聲傳出來,沒人聽得清他到底想要說些什么。

    那樣子真的過于可憐了,可憐到如果沒有方寒站在身后,沈白握著刀柄的右手就要反射性的幫對方抹去眼淚。

    那肯定不會是方寒想要看到的樣子。

    那方寒想要看到什么?

    沈白思考著,他隱約意識到,只要自己的刀出鞘,向著這孩子的心臟刺去,方寒和自己或許可以有更近一步的發展。

    因為方寒要的愛是極端的,極端的愛可以給方寒這種人帶來更大的安全感。那種全天下我只看到你的愛是他給予別人的,也是他希望索取的,對比于對這個世界有著過多的同情心,哪怕是個陌生人也不要錢的給予著自己的善意,一個只認方寒作為主人的忠犬魔頭恐怕更得方寒心意。

    雖然知道,但是沈白拿著刀的手半天沒動,刀鋒全部安好的藏在刀鞘里,像是它的主人不愿讓它照到一絲光芒。

    沈白知道房間里的人都看著自己,也知道身后的方寒站起了身向著自己這里走來,但是也只是將刀拉出了一小截罷了。

    方寒看著前方的沈白,并沒有直接走向他,而是先走到了沈白旁邊的木架前,手從上面的利器上一一劃過,最后拿下來了一把樸素而尖利的小刀,帶著小刀,這才慢慢到了沈白的旁邊。

    方寒第一次主動拉起沈白的手,只是兩人現在都并不留戀彼此的觸感,方寒將剛剛的那把小刀放到了對方的手心,然后帶著他卷起了五指,讓沈白可以握緊那把小刀。

    “既然不想臟了自己的刀,便用這把好了。”

    看著對方一向黑亮亮的眼睛顯出了怔愣,方寒眼中的柔和慢慢消退。在看到即使自己給了對方一個臺階,但是沈白仍舊沒有動作時,方寒眼中取而代之地出現了一絲殘暴,他直接握住了沈白的手腕。

    沈白的手腕出奇的細,根本不像是個練武之人,好似自己一個用力,就能將其捏碎在手掌中,而此時的方寒心中,這纖細的觸感更是刺激了他心中的暴虐之情。他帶著沈白的手,讓小刀慢慢抬起,感受著對方的順從,方寒心中的暴虐慢慢收斂,似是感受到了一點安慰一樣,接著他微微用力,將沈白手上的刀鋒對準了面前被綁住小孩的心臟位置,只要再一用力,那乞兒的生命便可以消失在這把小刀之下。

    沈白眼看著那刀尖就要刺透孩子的衣服到達他的身體里面,幾乎是下意識的,沈白的手用上了力道,這股力與方寒的力量方向相反,于是兩人的手便停在了那里。

    一時間,放佛時空都停滯在了那一刻。

    沈白的眼睛對上了方寒的紅眸,這一次,兩人都沒從對方眼中得到自己期待的神情。沈白右手失力,小刀掉在了地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看著忍不住要沖上前來的十八,沈白空著的右手在身側向他悄悄地擺了擺,示意他不要過來。



(第1/3節)當前1197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沈白聽到了, 但是一時仍舊沒有動作。

        方寒眼中帶著殘忍的柔和,他給了沈白一個所謂“自由處置”的權利,但是沈白分明從方寒的眼中看到了對那個小乞丐的殺意。

        沈白不知道方寒想要做什么,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今天的方寒如此反常,他只知道現在的自己真的手足無措。在方寒的眼神下,沈白努力地向往常一樣做出那副順從又熱切的模樣, 但是心中那絲抵觸讓他做不到。

        慢步走到了那個孩子面前,小乞丐的哭聲隨著他的靠近變得更加歇斯底里甚至于帶著絕望, 他看著面前那個面容姣好的男人,再找不到第一次在街角瞥見對方的興奮,也找不到用對方的消息換取一個饅頭的快樂, 滿滿的都是恐懼。

        而站在他旁邊那個稍大的男孩, 臉上的眼淚已經止住, 他似乎是覺得自己剛才的消息立了大功, 于是看向沈白的神色摻雜著隱隱約約邀功的意味,和逃脫危險的竊喜。

        兩人的神情,包括邊上其他孩子的樣子都被沈白收納于眼底, 不論是害怕還是帶著僥幸,都讓沈白覺得十分熟悉,如果他真的是這個世界上的人, 如果方寒并不是自己的任務目標, 那么說不定他現在還是個跟著眾人街邊乞討的乞兒, 饑餓感也會讓他站在現在自己對面的位置, 帶著其中任一的一種情緒。

        面前的小乞兒泣不成聲, 他大張著嘴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