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百圣帝陣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就在很多修士看著潭中水魚、水龜游弋而又無能為力時,一條巨大的鯉魚來了,這條巨大的鯉魚從海中躍起,瞬間躍到潭邊。

    “千鯉河的人來了!”一看到這條巨大的鯉魚,大家都知道是誰來了。

    一時之間,無數目光落在這條巨大的鯉魚上。見到千鯉河又來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不滿,特別是鬼族,更是眼紅得咬牙切齒。

    “哼,千鯉河還不知道滿足收手嗎?收了整個巢穴的寶物,現在還想回來分水潭的大機緣嗎?”有鬼族族長不樂意,冷哼一聲。

    當千鯉河到來時,巨闕圣地的老祖一下子從時血石中沖了出來,“轟”的一聲巨響,巨闕圣地的老祖頓時如同一尊巨人一樣站在巨大鯉魚的不遠處。

    “寶龜小輩,叫你們弟子還我巨闕圣地的陀山鐘,否則,便是你我兩派開戰!”眼前這位老祖雖然不是巨闕圣地最大的底牌,但是身為老祖,他的強大可想而知,一吼崩山河,他的一聲大吼就能讓千鯉河許多弟子癱軟。

    身為掌門的寶龜道人早就聽到了消息,正是因為他聽到消息,立即帶著千鯉河的所有人趕來,欲支援李七夜。

    就算是面對巨闕圣地的老祖,寶龜道人也不驚,依然自信十足。要知道,這一次千鯉河來第一兇墳可不只有千鯉河的護法、長老或元老來此,巨闕圣地有老祖,千鯉河也一樣有老祖。

    作為最強的傳承、最強的門派,哪一個帝統仙門沒有一、二個老祖作為鎮派的老古董。

    “老前輩,你這只怕搞錯了。”寶龜道人輕輕搖了搖頭,說道:“一,李公子不是我們的弟子,他是我們千鯉河的護教人;二,我們護教人得陀山鐘一事,我也有所耳聞,如果是我們護教人偷了你們的陀山鐘,理應還給你們。但是戰場有生死,決戰有勝負,我們護教人與貴圣地的傳人決戰,至于結果如何,這歸于彼此的實力……

    “如果說,老前輩一定想要回陀山鐘,那應該問我們的護教人,至于我們護教人愿不愿意還,那是另外一回事。”寶龜道人徐徐道來,說道:“雙方決戰,輸了的人只能怪學藝不精!我相信巨闕圣地作為帝統仙門,應該輸得起才對!”

    “寶龜小兒,休逞口舌之利。”巨闕圣地的老祖雙目一厲,冷冷地說道:“若是其他寶物,那可作罷,但是陀山鐘不行!不管你們千鯉河如何,都必須給我們巨闕圣地一個交代!否則就是你我兩派的開戰!”

    “這個我不敢保證。”寶龜道人搖頭說道,然后雙目一凝,說道:“至于老前輩所說的開戰。如果你們巨闕圣地真的認為有必要開戰,我想我千鯉河也不會弱于人,時間、地點由你們巨闕圣地選!”

    寶龜道人的話可以說是自信十足,毫不懼于巨闕圣地的威脅。事實上,這也不足為怪,千鯉河作為帝統仙門,絕對不會比巨闕圣地弱!更何況千鯉仙帝乃是幽圣界的最后一任仙帝,千鯉河的底蘊絕對更豐厚!

    此時,在場許多大教疆國都屏住呼吸看著雙方,不管是巨闕圣



(第1/3節)當前826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是在外面感受到這帝威的人不由得直打哆嗦,在內心產生畏懼! “是仙帝寶器!巨闕圣地老祖持有仙帝寶器!”有人打了一個哆嗦,臉色發白地說道。 大賢持仙帝寶器,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這樣的威力可以橫掃世間一切! 但是,就算是巨闕圣地的老祖持有仙帝寶器,在一時半刻也不可能從封天五道門攻出來,要知道,封天五道門可是封過一界的無上之物。 “追——”而在這變化的瞬間,另一個帝統仙門,也就是蟲皇帝統,他們根本就不管巨闕圣地的事情,他們瞬間消失在天邊,往魔鈴逃走的方向追去! 此時,對于蟲皇帝統來說,巨闕圣地的事情關他們屁事?就算是水潭的大機緣他們都能放棄,若是丟失魔鈴,那么一切損失都無法挽回。對于他們蟲皇帝統來說,沒有什么寶物比魔鈴更重要。 李七夜不理會封天五道門之內的事情,他陰陽煉仙鏡垂落無盡仙光,如同春蠶吐絲一樣,一層層地包裹著陀山鐘,而陀山鐘依然顫動,欲脫離李七夜的掌控。 陀山鐘本身就是一件逆天的東西,但是,它并不是巨天仙帝煉化而成的帝器或者真器,它不像仙帝寶器那樣擁有帝鎖,更不像仙帝真器那樣擁有天命鎖。 盡管如此,巨天仙帝依然在陀山鐘上留下烙印,這使......

    后章提要:...矛一般的兩道精火法則又瞬間軟了下來,宛如毒蛇一樣瞬間纏上帝槍,以無比的速度刺向帝座胸膛。 而帝座長槍一震,星河為動,槍動人走,輕而易舉的擺脫李七夜那如毒蛇一般的精火法則。 一時之間,他們兩個人戰在一起,戰得精采絕倫,他們兩個人你來我往,殺得天地失色。 帝座一槍在手,宛如天下我有,他一槍在手之時,仿佛萬夫莫敵,極為驚艷,連大教老祖都驚嘆不己。 李七夜乃是以兩道精火法則為兵器,時而化矛,時而化鏈,時而化刀劍……可以說神出鬼沒,與帝座的帝槍戰在一起,毫不失色。 帝座一槍在手,乃是天下我有。帝座長槍擊出,乃是天下舞動,星河為之黯然失色。 帝座槍出,驚艷無比,讓人為之嘆為觀止,如此槍道,就算稱不上舉世無雙,也是當今罕有。 帝座與李七夜兩個從空中打到海中,又打到空中,雙方兇猛絕倫,甚至打破天穹。 帝座長槍乃是章法有序,進退由心,攻守兼備,妙到巔毫,甚至堪稱無破綻可言,這絕對是槍道中的典范。 李七夜雙手持精火法則,兩道法則在李七夜手中如同神鏈一般狂舞,法則在手舞動,毫無法則可言,毫于章法可言。 甚至可以說,李七夜的每一擊每一擋都只是信手拈......

    本章精要    就在很多修士看著潭中水魚、水龜游弋而又無能為力時,一條巨大的鯉魚來了,這條巨大的鯉魚從海中躍起,瞬間躍到潭邊。

        “千鯉河的人來了!”一看到這條巨大的鯉魚,大家都知道是誰來了。

        一時之間,無數目光落在這條巨大的鯉魚上。見到千鯉河又來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不滿,特別是鬼族,更是眼紅得咬牙切齒。

        “哼,千鯉河還不知道滿足收手嗎?收了整個巢穴的寶物,現在還想回來分水潭的大機緣嗎?”有鬼族族長不樂意,冷哼一聲。

        當千鯉河到來時,巨闕圣地的老祖一下子從時血石中沖了出來,“轟”的一聲巨響,巨闕圣地的老祖頓時如同一尊巨人一樣站在巨大鯉魚的不遠處。

        “寶龜小輩,叫你們弟子還我巨闕圣地的陀山鐘,否則,便是你我兩派開戰!”眼前這位老祖雖然不是巨闕圣地最大的底牌,但是身為老祖,他的強大可想而知,一吼崩山河,他的一聲大吼就能讓千鯉河許多弟子癱軟。

        身為掌門的寶龜道人早就聽到了消息,正是因為他聽到消息,立即帶著千鯉河的所有人趕來,欲支援李七夜。

        就算是面對巨闕圣地的老祖,寶龜道人也不驚,依然自信十足。要知道,這一次千鯉河來第一兇墳可不只有千鯉河的護法、長老或元老來此,巨闕圣地有老祖,千鯉河也一樣有老祖。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