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你沒有輪力?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做好準備,我要傳功啦。”

    龜殼旋轉,一道土黃色光華剎那綻放,猶如云中明月一般,微微閃爍在識海之內。

    與此同時,葉星炎一個閃念,只覺得腦海中平白多出些東西來。

    他略一探究,便覺得眼前一花,好似朦朧中看見一副畫面。

    無盡蠻荒大地,四只粗壯的腿立于天地之間,仿佛四座高聳的山峰,半截在下,半截隱沒于云端。

    一聲震人心肺的吼叫自天上而來,聲音渾厚粗獷,四方大地一陣顫動,山石滾滾而下,巨樹撲到,河水四溢。

    天上的白云被吼聲震碎,終于顯露出玄武的真身,其身龜首蛇尾,通背如墨,揚天長嘯嘶吼。

    在這一幕中,葉星炎心生一股渺小之感,他心神一蕩,再一晃眼,畫面就已經消失不見。

    “這……便是玄武?”

    葉星炎臉微微白,呼吸略有些急促,察覺到自己心神激蕩,趕忙閉上雙眼,默念開元洞虛訣。

    “看到了吧,這才是我的真身。”龜殼語氣得意,似乎是在炫耀。

    阿符鄙薄一句:“認清你自己,一個龜殼而已。”

    龜殼:“……”

    待心情平復,葉星炎雙目一睜,起身來到小院之中。

    武技動作雖然羞恥,但被它們兩個慫恿半天,葉星炎還是心中意動,深一口氣,右腳側方一踏。

    “玄龜托天!”

    呼!衣衫一舞。

    “玄龜托天!”

    唰!發絲飛旋。

    “玄龜托……喂,你怎么就傳給我一個招式?”

    葉星炎發現不妥,自己心中意動了半天,卻只有這一個招式感覺心隨意動,而其他幾個招式根本連一點想要比劃的想法都沒有。

    “沒辦法啊,我的力量太微弱了,只能傳你一個招式。”龜殼笑瞇瞇的,卻讓人聽起來很想踹它。

    “你……大爺的。”

    葉星炎唉聲嘆氣,搞了半天就一個招式,還讓他欣喜了半天。

    “好了,現在我來教你,以命輪之力



(第1/3節)當前816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山往外跑,這會那學院的雜役已經離開,有些話就能直截了當的說了。 “陳管家,我父親真的把那東西搭建好了么,怎么這么快。” 按照他的想法,這種東西初次組裝,應該會很費時費力的,沒想到這么快就好了,的確出乎意料。 “少爺,的確是弄好了,老爺可是好久沒著家了,一直住在工坊,我今天見到差點沒認出來,整個人都消瘦了許多。” 葉星炎聽得心里不是滋味,父親為了這事如此忙碌,還強逼著自己回學院學習,這種舔犢之情,讓他很是動容。 至于那個葉琿,葉星炎目光一寒,這個家伙比自己大上兩歲,也不過人階四品的修為,真當自己是廢物么。 他捏了捏拳頭,如今進入內院,修行之事仍不可懈怠,必須盡早沖到四品,讓那個家伙好好見識一番,究竟誰才是廢物。 一路出了學院,門口有幾個壯漢牽馬等候,葉星炎也懶得去叫學院的雜役找自己的馬,直接翻上一匹,隨陳山快速離去。 一路風馳電掣,勁風撲面,大路寬闊,倒也不怕撞上路邊的行人。 有人認出了他,嘀咕道:“那不是葉府的葉星炎么,怎么從學院回來了?” “興許是家里的事吧。” “對啊,最近不是聽說鬧得很兇么,他們家快到交貨的日子了......

    后章提要:...親。”葉星炎抬頭注視前方,眸子閃亮,“只要有我在,咱家就不會被人拿捏,起碼日后不會。” 葉城天呆住了,不敢相信這種豪言壯語是自己兒子說的,足足半響,他才突然笑出聲來,一臉欣慰道:“好,你有這種信心就行,只要你在學院地位穩固,城主自然不會多言。” “那就這么定了吧。”葉星炎端起酒杯來。 “龜雖壽傳給上了年齡的人,雖不一定邁入修行,卻也能混個長壽,那些子嗣的功法就由父母決定,選擇適合的功法傳下。” 說完,他將杯中酒飲盡,一邊辣的喘氣,一邊離開涼亭。 他早就看見母親站在一旁,想來是要安慰安慰父親,這種場合他自然很識相的走了。管家的背叛不僅對父親是個打擊,對母親也同樣不好受,他雖不感同身受,卻也明白其中的滋味。 假期三日,葉星炎再沒有出府一步,在他臨去學院之前,葉石來訪。 今時不同往日,葉石態度很是和藹,看著葉星炎的目光中有些難以置信,也有些期待。 他雖在主家,卻是旁支后人,此番回主家商議,主家的態度也很謹慎,沁水河三字代表的意義非同小可,讓人不可不慎。 誰曾想他剛一回來,就聽到了讓人心驚的消息,先是葉琿瞞著自己跟葉城天競爭鐵器產業,而后......

    本章精要    “做好準備,我要傳功啦。”

        龜殼旋轉,一道土黃色光華剎那綻放,猶如云中明月一般,微微閃爍在識海之內。

        與此同時,葉星炎一個閃念,只覺得腦海中平白多出些東西來。

        他略一探究,便覺得眼前一花,好似朦朧中看見一副畫面。

        無盡蠻荒大地,四只粗壯的腿立于天地之間,仿佛四座高聳的山峰,半截在下,半截隱沒于云端。

        一聲震人心肺的吼叫自天上而來,聲音渾厚粗獷,四方大地一陣顫動,山石滾滾而下,巨樹撲到,河水四溢。

        天上的白云被吼聲震碎,終于顯露出玄武的真身,其身龜首蛇尾,通背如墨,揚天長嘯嘶吼。

        在這一幕中,葉星炎心生一股渺小之感,他心神一蕩,再一晃眼,畫面就已經消失不見。

        “這……便是玄武?”

        葉星炎臉微微白,呼吸略有些急促,察覺到自己心神激蕩,趕忙閉上雙眼,默念開元洞虛訣。

        “看到了吧,這才是我的真身。”龜殼語氣得意,似乎是在炫耀。

        阿符鄙薄一句:“認清你自己,一個龜殼而已。”

        龜殼:“……”

        待心情平復,葉星炎雙目一睜,起身來到小院之中。

        武技動作雖然羞恥,但被它們兩個慫恿半天,葉星炎還是心中意動,深一口氣,右腳側方一踏。

        “玄龜托天!”

        呼!衣衫一舞。

        “玄龜托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