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北斷神廷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阿符,我感覺自己快窒息了……”

    葉星炎捂著鼻子,兩道猩紅的鼻血狂流不止,他只覺的自己無比悲慘,別人都是興高采烈的在迎接屬于自己的機緣,可到了自己身上,這些卻全都成了磨難。

    “你要是愿意籍籍無名,那隨你便好了。”

    “可別,我……我忍著好了。”

    葉星炎無奈,發現自己越往近處走,那神光對自己造成的影響就會越強烈,可若是因此而躊躇不前,卻又不是他的性格,為了得見那神匾的模樣,只能硬著頭皮靠近。

    到了最后,他幾乎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如今不但鼻子噴血不止,兩只耳朵也是嗡嗡作響,就在剛才,他險之又險的放棄掉了聽覺神通的覺醒,代價就是兩只耳朵差點被自己給拍碎掉。

    所有人很快就臨近了那綻放神光的地方,那是這千峰之地最高的一座山,整整比旁邊的巨峰高出一半,屹立在此就如一位巨人般,俯視著這大好河川。

    在那山峰之頂,一座恢弘神殿矗立其上,通體猶如黃金鑄成,雖然經過歲月的侵襲,卻依舊光亮無比。

    而那神光,便是從神殿門前一塊巨大的黑色匾額上綻放出來的,在那匾額之上,有三個筆走龍飛的蒼勁大字,金色的大字充滿了讓人難以名狀的氣勢,僅僅是看上一眼,都會覺得頭暈眼花。

    臨近這座高山,所有人都不敢繼續靠近了,因為他們發現自己竟然抗衡不過那神殿上彌漫出來的威勢,就連幾位開玄期的大修,也踉蹌著落在了地上。

    “此乃神廷正所,不容褻瀆,莫說是區區開玄期,就是通明期修士來此,也照樣要攀巖而上才行。”

    小龜語氣中充滿了豪氣,猶如真正的玄武降臨,給人一種前所未有的霸氣。

    葉星炎摸了摸鼻子,走過來一看,定安候榮業正一臉肅然的站在山道門樓前,在他的身后跟著左襄候與盤云候,至于清河候陸成禮,則是剛剛趕到。

    “北斷候,你可知此地典故?”

&n



(第1/3節)當前625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頭逃命去了。 “孽畜!受死!” 忽聽一聲厲喝響起,眨眼間萬劍而起,如同弓陣齊射一般劈向了那黑影的身上。 只聽一陣讓人牙酸的金鐵交鳴之聲響起,那黑影瞬間被斬成了淡淡的光影,接著便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妖族遺骨,心懷不甘,死后化身為厲魂,可惜茫茫歲月,再強的厲魂也被消磨了,只能施展一擊便煙消云散。” 阿符輕聲低語,讓葉星炎也不由得陷入了對過去那場紛爭的神往,可惜他所知太少,并不清楚原由。 “葉星炎!你不是說此地已經安全了么,為何還有如此強大的異獸留存,這……你要如何交代?” 陸成禮滿臉憤怒,在解決了那道如長蛇一般的黑影之后,便怒氣沖沖的前來問罪。在其身后,則是之前那些四散奔逃的身影,具是他陸家的家將,卻不曾想剛來就折損了三人。 葉星炎掃了他一眼,不滿道:“你哪只眼見到那是異獸的,此地早已經沒有了異獸的影子,但是依舊危機重重,你們自己不小心,還跑來跟我興師問罪,你難道是傻?” “那你說,那東西究竟為何物?”陸成禮依舊不遠放過他,損兵折將倒是不算什么,可此地若是如此兇險,那就有些不妙了。 要知道,就在剛才不少人都見到他所在的一處山峰......

    后章提要:...想跟著葉星炎而去,可惜實在是太過疲憊,根本抽不出一絲的力氣。 而卓秋幾個人更是不堪,他們只有照輪期的修為,在這地方被壓制的起都起不來,只能趴在地上干瞪眼。 “星炎到底什么修為啊,怎么半點影響都沒有呢,你看看他,云淡風輕的,在看看咱們,就跟剛被水泡過的幾條死狗一樣。” 吳莫有氣無力的嘟囔著,他跟葉星炎相識已久,卻從來沒有看明白過對方,更別說現在,在大家都無力支撐的情況下,人家卻啥事都沒有了。 “我也要去看看,葉星炎能做到,我也一樣要做到。” 李承安幾乎是在地上匍匐著前進,渾然不管衣服蹭的全是塵土。 被他一起發,張仲也來了拗勁,跟著一起往前爬去。 卓秋和吳莫相識無言,互相呆愣愣的看了一陣,同時選擇了動身,雖然每一步都猶如背負大山,卻禁不住這些少年人不甘的心情。 這時候,葉星炎已經走到了那大殿門口,數十米高的巨大門板渾然天成,用手一摸,只覺的非金非木,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玩意鑄成,觸感溫潤,卻堅硬無比。 “想開神廷大門,我覺得你是瘋了。”小青在識海中笑道。 小白說道:“雖然我們不在此地,但也知道這北斷廷的神廷之門不是一般人能夠開啟的,......

    本章精要    “阿符,我感覺自己快窒息了……”

        葉星炎捂著鼻子,兩道猩紅的鼻血狂流不止,他只覺的自己無比悲慘,別人都是興高采烈的在迎接屬于自己的機緣,可到了自己身上,這些卻全都成了磨難。

        “你要是愿意籍籍無名,那隨你便好了。”

        “可別,我……我忍著好了。”

        葉星炎無奈,發現自己越往近處走,那神光對自己造成的影響就會越強烈,可若是因此而躊躇不前,卻又不是他的性格,為了得見那神匾的模樣,只能硬著頭皮靠近。

        到了最后,他幾乎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如今不但鼻子噴血不止,兩只耳朵也是嗡嗡作響,就在剛才,他險之又險的放棄掉了聽覺神通的覺醒,代價就是兩只耳朵差點被自己給拍碎掉。

        所有人很快就臨近了那綻放神光的地方,那是這千峰之地最高的一座山,整整比旁邊的巨峰高出一半,屹立在此就如一位巨人般,俯視著這大好河川。

        在那山峰之頂,一座恢弘神殿矗立其上,通體猶如黃金鑄成,雖然經過歲月的侵襲,卻依舊光亮無比。

        而那神光,便是從神殿門前一塊巨大的黑色匾額上綻放出來的,在那匾額之上,有三個筆走龍飛的蒼勁大字,金色的大字充滿了讓人難以名狀的氣勢,僅僅是看上一眼,都會覺得頭暈眼花。

        臨近這座高山,所有人都不敢繼續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