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宴后又續茶,兩位大人上了年紀,離席略早,黑鷹也不知不覺沒了身影。

    尹殤和墨將離坐了一會兒,打算告退。

    寧王雖體諒遠客舟車勞頓,卻還是一副戀戀不舍意猶未盡的樣子,又拉住尹殤仔細囑托著對墨將離的照拂,待尹殤答完話,墨將離已經不見了。

    尹殤告辭,從廳內出來便有家仆遞上油紙傘,雨淅淅瀝瀝落著,好似要纏綿不絕一般。

    撐著傘走了一段,便見著了等在門扉處的墨將離。

    他仰著頭,望著漆黑一片的夜空,雨絲被風掃了進來,打濕了額發,水滴順著那血一般的發梢滴落下來,衣襟上星星點點的陰影。

    尹殤撐著傘將他護住,笑道:“提個燈籠來,我與公子走回去,坐了一天船的人,再坐不得車了。”

    墨將離瞟他一眼,答道:“好。”

    兩人出門,墨將離一轉身便被尹殤拽住。

    “這邊。”尹殤語帶笑意,墨將離一言不發轉身跟上。

    “適才似乎說過我的府邸在西邊吧?”沒走兩步,尹殤開口問,笑意更濃。墨將離不理他,自顧自的隨著他走。

    “莫不是..”尹殤頓了腳步,一聲嘆息,恍然大悟般笑起來:“赫赫有名的南疆賢者,智謀無雙,醫蠱無雙….卻不辨南北西東吧?”

    幽暗燈光下,只見墨將離眼光閃了閃,卻依舊一言不答。

    尹殤不死心的調笑他:“方位都不識,是怎么剿的匪?”

    墨將離忍無可忍:“全憑計策,不似將軍需操戈帶甲以身戮惡。”

    “哈哈哈哈”尹殤聞言,仰天長笑,再開口,恢復了一貫的溫和:“這樣才好,會發脾氣,多了些人味兒…..今晚看你繃著笑了一整夜,也不知累不累。”

    “……”墨將離無言,只覺同他行這一程,要比一晚上的應酬還辛苦,偏偏傘只有一把,他又不能傻乎乎的站出去淋雨。

    尹殤有一句,墨將離沒一句,兩人在雨里躊躊躇躇,終是看到了將軍府的大紅燈籠。

    有老仆在門口候了許久,見人回來,趕忙接過傘招呼起來,一時間涌過來許多小廝侍女,端姜湯的,解披風的,嘰嘰喳喳鬧做一堆,墨將離越過人群,就看到角落里站著的溫婉女子。

    女子朝他走來,神色隱約擔憂,手上拿一塊白絲布,見他濕著頭發便抬手來擦。

    墨將離接過帕子,對她笑,輕聲道:“阿音..我沒事。”

    “墨公子遠道而來,辛苦了。”老仆垂首行了個禮。墨將離轉過頭去,便又見被眾人簇擁的尹殤一瞬不瞬的看著



(第1/3節)當前865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

    后章提要:...似得到了鼓勵,慢慢飛起來,另一只有靈性的仰頭望著它,發出有節奏的嗡嗡聲。墨將離的手指靈巧地拂過音孔,一串詭異的樂音驚得那只飛蟲驀然騰高,樂音愈發急促,那飛蟲便似無法忍受般的盤旋起來。 然而不論怎么飛,它都不愿意飛離墨將離太遠,笛音愈發高亢,如鳳鳴九霄,行至最高處,終于戛然而止。 兩只飛蟲一前一后,墜地而僵,墨將離也脫力的頹坐下來,顫抖著手抬過茶盞來啜飲了一口。 尹殤凝神屏氣的看著他,一雙眼里都是緊張。 “.…死了。”半響從顫抖的唇里吐出兩個字,墨將離低喃道。 “你說什么….”尹殤瞪大了眼睛,不甘心的再問。 “我說——”墨將離疲倦的看著他:“將軍你要找的人,已經死了。” 尹殤整個人愣住,眼里的不可置信慢慢被憤怒淹沒。 “不可能….他有師父護著….”他喃喃道,腦子里一幕幕從前往事,終于紅著眼睛低吼出來:“他不可能死的!” “呵…..”墨將離緩過來,終于有力氣笑了。他的唇頰都蒼白的泛青,聲音不大,卻十分清晰:“九年前南疆之禍是將軍帶兵鎮壓的….那時候死了多少人,將軍應該比我還清楚。南疆九部滅其八,慘烈至此。將軍此物,一看便是南疆人所有,醫術也......

    本章精要    宴后又續茶,兩位大人上了年紀,離席略早,黑鷹也不知不覺沒了身影。

        尹殤和墨將離坐了一會兒,打算告退。

        寧王雖體諒遠客舟車勞頓,卻還是一副戀戀不舍意猶未盡的樣子,又拉住尹殤仔細囑托著對墨將離的照拂,待尹殤答完話,墨將離已經不見了。

        尹殤告辭,從廳內出來便有家仆遞上油紙傘,雨淅淅瀝瀝落著,好似要纏綿不絕一般。

        撐著傘走了一段,便見著了等在門扉處的墨將離。

        他仰著頭,望著漆黑一片的夜空,雨絲被風掃了進來,打濕了額發,水滴順著那血一般的發梢滴落下來,衣襟上星星點點的陰影。

        尹殤撐著傘將他護住,笑道:“提個燈籠來,我與公子走回去,坐了一天船的人,再坐不得車了。”

        墨將離瞟他一眼,答道:“好。”

        兩人出門,墨將離一轉身便被尹殤拽住。

        “這邊。”尹殤語帶笑意,墨將離一言不發轉身跟上。

        “適才似乎說過我的府邸在西邊吧?”沒走兩步,尹殤開口問,笑意更濃。墨將離不理他,自顧自的隨著他走。

        “莫不是..”尹殤頓了腳步,一聲嘆息,恍然大悟般笑起來:“赫赫有名的南疆賢者,智謀無雙,醫蠱無雙….卻不辨南北西東吧?”

        幽暗燈光下,只見墨將離眼光閃了閃,卻依舊一言不答。

        尹殤不死心的調笑他:“方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