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喲,什么風把趙姐姐和姒妹妹一起吹來了?”玉夫人挑挑眉梢,心里想著:看來寒青說的沒錯,翠娟那個賤人的確活著,而且就藏在府中,趙姬與這姒美人想必也定然是知情的。

    七昭沖著玉夫人作揖道:“玉夫人,翠娟已經故去。如今您又何必如此為難她的家人?”

    玉夫人狡黠一笑:“姒妹妹有所不知,這老婆子私闖我的閨房,這可是犯了我的大忌,若是不稍微施加懲戒,以后怕是姐姐就沒辦法管教下人了。”

    靈犀踉蹌著起身,想著自己完全沒有辦法坐視不理,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比的上她僅剩的親人了。

    就在這時,七昭心思一沉,對著玉夫人說道:“不知可否我來代著小孩子承受?”

    玉夫人心里一驚,輕挑了一下眉稍,對七昭說道:“知道妹妹是菩薩心腸,可妹妹到底是嫪長宮的美人。妹妹如此,豈不是逼姐姐得罪徐大人么?”

    七昭一時語塞。想著那灣兒的事情,八成露出了馬腳,玉夫人一早弄這樣一出,無非就是想將藏在府中的翠娟逼迫出來。若是翠娟再次現身,那么一切便都回到原點,他們這些心思便都付之一炬,若不現身,家人是她唯一的牽掛和支撐,受這樣的罪,如何忍受得了。七昭想著,不禁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趙姬在旁邊,用棍子敲敲旁邊抬著轎子的侍女,侍女地上紙筆,趙姬寫好之后呈給玉夫人。

    玉夫人一見紙條,不禁眼前一亮,她對著趙姬問道:“趙姐姐,你真的要替這小子挨板子?”

    趙姬嘴角含笑的點了點頭。

    七昭連忙到趙姬身邊,皺著眉頭輕喚了一聲:“前輩。”

    趙姬拍了拍她的手臂,沖著她微笑了一下,便手一揮到了那大院的中央。

    玉夫人見趙姬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不禁心里覺得很是痛快,且不說那翠娟是否還存活于世,就是借著這樣的機會,能將趙姬這個老女人打死,道也是極好的。

 



(第1/3節)當前606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你可相信我?” “小姐,翠娟的命都是你的,自然信你。只是奴婢的家人……只怕奴婢也保護不了您幾日了。” 七昭幽幽的看著翠娟心生一計。 - “夫人,那趙姬我們就不找了?” 玉夫人慢慢攪動手中的燕窩銀耳湯,對著一旁的小侍女說道:“本留著那女人就沒什么用,如今看來,被那姒美人帶走了,反而……也許事情還能柳暗花明呢。”玉夫人狡黠一笑。 “夫人,此話怎講?” 玉夫人抿了一口燕窩湯說道:“反正依著那賤人的性子,定然不會將河圖殘章的藏身之處告知于我。現在姒美人救了她,先前有與她用雀鳥兒通信,想必她一驚完全信任了那小妮子。而她吃了慢性的毒藥,怕是也沒幾日活頭了,為了那河圖不隨著她一起魂歸黃土,想必定會托付給可信之人。” 旁邊的侍女一下子明白了,接話道:“夫人的意思是,只要我們盯住姒美人。只要美人將那殘章取來,我便可一舉拿下。到時候……” 玉夫人用帕子抹了抹嘴角,挑了挑眉稍說道:“到時候,河圖,玄女,皆在我手中。想必你們幫主也定然要重重的的答謝于我,而你們也不至于像那些寒山門人說的那樣,收我牽連而性命不保。” 那侍女一聽,不禁歡喜不已,連連......

    后章提要:...來世再會。” 說完,寒青便想著往外走,正巧碰到了斟茶進來的貼身侍女。 “寒青,這就走了?有給夫人想到辦法么?”貼身侍女問道。 玉夫人追出來,沖著剛剛踏出門口的寒青大聲道:“我愿意。” 寒青頓了頓,饒有意味的看了一眼旁邊一臉天真的小侍女,然后邪魅一笑,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夫人,寒青可是想到辦法了?” 玉夫人點了點頭,說道:“嗯,你先去把門關上,我好說給你聽。” 貼身侍女見玉夫人似乎有了對策,便連忙上去關門關窗。 那呼嘯的北風被窗子阻斷,一條日夜相伴的手帕死死的勒在頸兒上,昔日的情誼化成一滴濁淚,從侍女的眼中流淌而出,此時的她才終于看清了,這個一點一點將她推向死亡的人,如此忠心與愛護,終究還是錯付了。 “對不起,對不起……”耳邊是夾著丑惡的喃喃低語,一句對不起如何能抹去這丑惡,一句對不起如何能如此冷血的將人的生命奪去? 那坍塌的屋檐咬碎了星辰,猙獰肆意的燭火邪惡的吐著火舌。那覆蓋在面容之上的絲怕,那撕心裂肺的灼燒感,燒毀了她花季的面容,也燒毀了她那顆單純之心…… “夫人,從今日起,你不在是玉夫人,而是嫪長宮的美人錦如商......

    本章精要    “喲,什么風把趙姐姐和姒妹妹一起吹來了?”玉夫人挑挑眉梢,心里想著:看來寒青說的沒錯,翠娟那個賤人的確活著,而且就藏在府中,趙姬與這姒美人想必也定然是知情的。

        七昭沖著玉夫人作揖道:“玉夫人,翠娟已經故去。如今您又何必如此為難她的家人?”

        玉夫人狡黠一笑:“姒妹妹有所不知,這老婆子私闖我的閨房,這可是犯了我的大忌,若是不稍微施加懲戒,以后怕是姐姐就沒辦法管教下人了。”

        靈犀踉蹌著起身,想著自己完全沒有辦法坐視不理,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比的上她僅剩的親人了。

        就在這時,七昭心思一沉,對著玉夫人說道:“不知可否我來代著小孩子承受?”

        玉夫人心里一驚,輕挑了一下眉稍,對七昭說道:“知道妹妹是菩薩心腸,可妹妹到底是嫪長宮的美人。妹妹如此,豈不是逼姐姐得罪徐大人么?”

        七昭一時語塞。想著那灣兒的事情,八成露出了馬腳,玉夫人一早弄這樣一出,無非就是想將藏在府中的翠娟逼迫出來。若是翠娟再次現身,那么一切便都回到原點,他們這些心思便都付之一炬,若不現身,家人是她唯一的牽掛和支撐,受這樣的罪,如何忍受得了。七昭想著,不禁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趙姬在旁邊,用棍子敲敲旁邊抬著轎子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