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移情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嘩啦一聲——

    堇陽一把將端來的飯菜撥弄到地上,然后蒼白著嘴唇對侍女道:“告訴扎尕那,見不到他們,我是不會吃東西喝水的。”

    千白撩開簾幕進來,看著滿地狼藉的食物,便邪笑著依在堇陽身邊。堇陽雖然身上無力,卻也不想在扎尕那身邊,于是便反身起來,戰戰巍巍的站在旁邊,聲音孱弱的說道:“呵呵,你不就是想要我的精血么?若是我死了,你便……你便不能如愿了。”

    千白挑著眉稍,起身繞著堇陽踱步道:“不錯。可夫人不也就是要那老頭和那臭小子活著么?”

    “還有云姑,鬼女,還有那個無辜跟來的暮雪。我要他們每個人都好好的。”堇陽咬著牙齒說道。

    “哈哈哈哈。我本來也沒想殺他們。你若想念他們,我變帶你去看咯。”扎尕那狂笑道。

    “此話當真?”堇陽問道。

    “自然。不過……你要先把東西吃了才好。”扎尕那說著,便一個轉身,將堇陽的穴道封住。然后扶著堇陽坐下,將下人重新端上來的食物一口一口的喂給堇陽。

    “唔……你放開我,我自己吃。唔……你放開我。”堇陽的嘴巴掙扎著。

    可扎尕那卻不理他,只是幽幽說道:“你若是這般掙扎,濕了衣衫,我便還要替你換上衣裳……還是你就穿著這樣污濁的衣裳去見你的情郎?”

    堇陽一聽,便不敢在掙扎,乖乖的任憑扎尕那一口一口的喂食著。

    “現在可將我放開了吧。”堇陽問道。

    扎尕那微微一笑道:“現在還不行。”說著一把將堇陽橫抱了起來。

    “你干什么?”

    扎尕那沒回答她,只是一下子將她抱了起來,往外面走去。

    走出冰湖齋,扎尕那一個縱身跳入了深淵之中,堇陽嚇得大叫著閉上了眼睛。

    “啊——扎尕那!啊——千白!你停下!”

    堇陽只覺得耳側呼呼的狂風咆哮著,自己在扎尕那的懷中動彈不得,雖然害怕



(第1/3節)當前686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生漣漪。 “我的王后,你可準備好,做我的王后,我的妻了么?”宮生溫柔的問道。 七昭側過頭,見宮生瞳含星辰,那清秀,卻總看著有些嚴肅冷漠的面龐,此時正神色幽然。 而唇間的那一抹淺笑,又剛剛好是她最喜歡的模樣。 七昭點了點頭,宮生便一下子將七昭橫抱了起來,沖著那輕紗縹緲的暖帷走去。 “嗯——”七昭有些緊張,她想起內侍麼麼給她看的書圖,不覺羞怯的將頭埋在宮生的胸膛里,她聽著他心跳的老快,如那亂掉的絲竹一般弦弦切切。 “別怕。”宮生沉著聲音對七昭說道。 她的心已經不受控制的在胸口里橫沖直撞,他的動作很輕,大口喘著粗氣,像一頭野獸一般將七昭的衣裳盡數脫了下去。 他慢慢的含住七昭的唇,靜謐的房間里,搖曳的紅燭柔著月光,他們水乳交融,床圍之間浸潤神情。 “唔——” 七昭輕輕的叫了一聲,只覺得周身如同燃燒于熊熊烈火之中,欲罷不能。而那撕裂的疼痛,已讓她不知云過何處。 他們擁抱又分開,分開又擁抱。就連那抹月色也羞澀的,扯過一片暗影隔了自己火熱的窺視。 此時此刻,他們終成了眷屬…… - “天狗食月,七星皆隱,天生異象,此......

    后章提要:...訴我,后來呢?那個傳說,是什么傳說?” 堇陽有預感,那個傳說就是她這個玄女名頭的由來,就是這一長串匪夷所思的秘密的由來。 扎尕那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對著堇陽說道:“你這小丫頭,好奇心如此之勝,你可知,有的時候,好奇心會害死很多人的。” 堇陽看著扎尕那幽深的眼眸,不禁打了一個寒戰。 好在扎尕那繼續說了下去,這才讓堇陽又放松了下來,認真的聽起了故事。 “那個傳說是在夏朝的末年,有兩條神龍將停在夏朝國君王的面前,而夏帝擅占卜,當即就補了一卦。卦相顯示,雙龍生異,此乃大兇,或殺掉龍,或趕走龍,方可將其大兇之相化解。 要知道天降神龍,雖是大兇,卻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造化。怎會是大兇之兆呢,夏帝不信,于是又找當時的司天監補了一卦,司天監為了討好夏帝,便稱此卦雖為兇卦,可卦相也顯示,若不驅龍,也可將此事化解。那便是將此二龍的龍涎封于匣中,如此才可。 夏帝聽完大喜,于是陳列玉帛,并以簡策寫文告請神龍。 兩條神龍離去后留下唾沫,夏帝便用匣子把唾沫裝起來,藏于夏朝藏寶閣之中。 后來夏朝滅亡,這匣子傳到商朝。 而商朝滅亡,這匣子又傳到周朝。 ......

    本章精要    嘩啦一聲——

        堇陽一把將端來的飯菜撥弄到地上,然后蒼白著嘴唇對侍女道:“告訴扎尕那,見不到他們,我是不會吃東西喝水的。”

        千白撩開簾幕進來,看著滿地狼藉的食物,便邪笑著依在堇陽身邊。堇陽雖然身上無力,卻也不想在扎尕那身邊,于是便反身起來,戰戰巍巍的站在旁邊,聲音孱弱的說道:“呵呵,你不就是想要我的精血么?若是我死了,你便……你便不能如愿了。”

        千白挑著眉稍,起身繞著堇陽踱步道:“不錯。可夫人不也就是要那老頭和那臭小子活著么?”

        “還有云姑,鬼女,還有那個無辜跟來的暮雪。我要他們每個人都好好的。”堇陽咬著牙齒說道。

        “哈哈哈哈。我本來也沒想殺他們。你若想念他們,我變帶你去看咯。”扎尕那狂笑道。

        “此話當真?”堇陽問道。

        “自然。不過……你要先把東西吃了才好。”扎尕那說著,便一個轉身,將堇陽的穴道封住。然后扶著堇陽坐下,將下人重新端上來的食物一口一口的喂給堇陽。

        “唔……你放開我,我自己吃。唔……你放開我。”堇陽的嘴巴掙扎著。

        可扎尕那卻不理他,只是幽幽說道:“你若是這般掙扎,濕了衣衫,我便還要替你換上衣裳……還是你就穿著這樣污濁的衣裳去見你的情郎?”

        堇陽一聽,便不敢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