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零二章 幫手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更新中】

    陽春三月,暮微涼。

    盤桓在老街巷口的風,把路人都吹成了斑駁的模樣。

    街角的墻上開著一扇窗,路過的時候總喜歡打量著自己在鏡子中的樣子,那是一張恬靜而隨和的臉龐,像是被壓在搪瓷杯的下面,那泛著黃的舊照片里的模樣,歲月風化,后來成了流進時間里推不開的沙。

    秋汐偷偷從搪瓷杯下面抽出了一家三口為數不多的合照,揮起剪刀紅著眼睛將那個男人剪掉。

    那是秋汐的父親,他因為過失殺人而被判了無期。

    秋汐有些恨他,因為他的過錯,讓整個家也跟著分崩離析。

    她還依稀記得父親剛剛開始服刑的時候,母親一個人,蓬頭垢面的窩在家里,用被子蒙著頭哭了好幾天,然后就開始漫長的癡癡呆呆的坐在窗口。秋汐放學回來在樓下叫她也常常得不到回應,只聽到廚房咕嘟咕嘟滾著開水的水壺,像是一群嘶吼著的野狼在黑暗深處啼鳴。

    當秋汐低著頭,穿過擁擠狹長的小巷的時候,隔壁家帶孩子玩耍的奶奶看到她,警覺的一把摟住正在玩沙土的小孫子,一邊斜著眼睛打量著她,一邊快速的攆著小孫子回屋。

    “奶奶,那個不是小姐姐么?”那孩子一邊踉蹌著被奶奶拖拽,一邊皺著眉頭奶聲奶氣地問。

    “噓,那是殺……”老人在反手關門的時候,還警覺的回頭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秋汐,刻意的壓低了聲音。

    呯——的一聲關了門。

    那刺耳的關門聲,像是一頭深海里的鯨,裹著巨浪洶涌而至,用強有力的軀干奮力的撞擊著旁邊的老街長廊的墻壁,那神情,視死如歸。深灰色的頭盡染殷紅,然后轟隆的一聲巨響,蹋腰跌入泛著白色浪花的幽深的海里,慢慢的消失,和空氣中的塵埃融為一體。

    從那時起,秋汐成了人人躲之不及的孤女。

    【2】

    “媽,我今天買了抻面,放在桌子上了。”秋汐一手抱著畫板一手用食指鉤著七八個塑料袋子,一進家門,便嘩啦一聲的把手上的東西鋪在桌子上。

    一如既往的沒有回應。

    秋汐脫下書包,揉搓著被食品袋勒紅的手指,換上拖鞋往臥室里瞄了一眼。母親良欣還是一如既往的



(第1/3節)當前734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在一起取暖,在凜冽的寒冬忍受著真正人生初學者應該承受的磨難與愁郁。 你刻意的隱藏了陳靜在你手臂受傷時候下湯面的手藝,我知道你是在小心翼翼的顧及著我的感受。但是,當我聽到你不小心的形容說,那是你吃過最難忘的面的時候,我裝模作樣的微笑,其實心里慪了氣。 后來我偷偷努力過很多次,從不沾廚藝的我開始喜歡泡在廚房里。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最好吃,最完美,最美味的詞匯統統被你褒獎用盡。但是,卻依舊沒換來那個叫做難忘的詞語。 江陽你知道么,當你跟我講你們窩在那個小房子里因為沒錢交房租,躲在陰暗角落里裝作屋子里沒人的事情時,我有多么羨慕,羨慕另一個女人參與了你那么多的人生。你可能自己都不曾知道,當你興致勃勃的跟我我講灶臺后有半拳大的蟑螂時,眼里閃爍出的光的顏色我之前從未見過。 你篤定而平淡的描述著你們的愛情,你說那時候很窮,日子卑微到了土里,卻也是挺有意思的經歷。你說你早已經放下了那個叫做陳靜的女孩子,然后柔著目光,在我的臉頰上印了一枚吻。但是,我卻還是止不住的還是在嫉妒,嫉妒你們那時候共甘苦的愛情。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知道了,我是真的愛上了你,所以有了莫名其妙的努力,有了不符合性......

    后章提要:...話久久的回蕩在廳堂里,沒有回應。 “誒誒,學姐,好刺激有沒有。”穿娃娃裙的女孩偷偷扯了扯棒球帽女孩的衣角。 棒球帽女孩并沒有理她,只是無奈的看了她一眼。 “那,現在沒辦法了,只能按他說的做咯。”一個手里拿著公文包的年輕男子正準備放棄掙扎走上樓梯。 “艸,上你妹啊。”耳釘少年踢了一下腳邊的桌柜,一臉兇惡的罵道。 “這樣,大家先去看看所謂的自己的房間,然后我們20分鐘后下來,再想對策。如何?”西裝男冷靜而沉穩的話讓人十分安心,于是便接連著上樓去到標有自己名字的房間。 姜凡一臉懵的看著從他身邊走過卻對他熟視無睹的人們,在她們眼前做著夸張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的反應,用力的推搡卻是一陣有著怪力的風。 某個時刻,姜凡甚至懷疑自己已經死掉,成了被地藏王選中游歷人間的鬼魂奴魄。 “愣這里干嘛,不去吃飯?”小月又像狐貍精一樣的出現在姜凡身邊。 “誒呦,你嚇我一跳。”姜凡說。 “抱歉咯,誰叫你這么膽小。”小月無奈的聳聳肩膀。 “所以……我還是不知道做什么。”姜凡說出這話的時候有點不好意思,畢竟他不想讓小月覺得自己像個智障。 “呵呵呵~芷辛......

    本章精要    【更新中】

        陽春三月,暮微涼。

        盤桓在老街巷口的風,把路人都吹成了斑駁的模樣。

        街角的墻上開著一扇窗,路過的時候總喜歡打量著自己在鏡子中的樣子,那是一張恬靜而隨和的臉龐,像是被壓在搪瓷杯的下面,那泛著黃的舊照片里的模樣,歲月風化,后來成了流進時間里推不開的沙。

        秋汐偷偷從搪瓷杯下面抽出了一家三口為數不多的合照,揮起剪刀紅著眼睛將那個男人剪掉。

        那是秋汐的父親,他因為過失殺人而被判了無期。

        秋汐有些恨他,因為他的過錯,讓整個家也跟著分崩離析。

        她還依稀記得父親剛剛開始服刑的時候,母親一個人,蓬頭垢面的窩在家里,用被子蒙著頭哭了好幾天,然后就開始漫長的癡癡呆呆的坐在窗口。秋汐放學回來在樓下叫她也常常得不到回應,只聽到廚房咕嘟咕嘟滾著開水的水壺,像是一群嘶吼著的野狼在黑暗深處啼鳴。

        當秋汐低著頭,穿過擁擠狹長的小巷的時候,隔壁家帶孩子玩耍的奶奶看到她,警覺的一把摟住正在玩沙土的小孫子,一邊斜著眼睛打量著她,一邊快速的攆著小孫子回屋。

        “奶奶,那個不是小姐姐么?”那孩子一邊踉蹌著被奶奶拖拽,一邊皺著眉頭奶聲奶氣地問。

        “噓,那是殺……”老人在反手關門的時候,還警覺的回頭小心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