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畫餅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照這么說,你們也賺不了幾個錢啊!”

    “誰說不是呢!要是能平平穩穩的,還過得去。要是被官府打擊了,就得想法子搞錢來抹平開銷了。”

    叫苦完了,丁啟軍又怕被潘安小瞧,不禁補充了一句:“潘經理,在這一片我們已經算頂好的了,好多團伙比我們更慘。”

    潘安搖了搖頭:“你就沒有什么人生規劃?就算是混子,也要有混的更好的盼頭吧?程老三當初也是從你這個階段過去的,如今已經是成功人士了,他能成功,你為什么不能?”

    “怎么能沒念想,沒盼頭?可我能想到做到的那些賺大錢的事情,都被寫在刑法里頭,全是違法犯罪行為,哎——”

    丁啟軍這幅強說憂愁的模樣,讓潘安覺得很搞笑:“難不成你的麻將館當鋪這些,什么時候還合法了啊?”

    “額——”丁啟軍一臉諂笑。

    潘安沒好氣道:“我猜,你應該是清楚往日里得罪的人太多了,其他來錢快的灰色產業完全不敢碰,怕被舉報牢底坐穿吧?”

    丁啟軍繼續諂笑。

    “別笑,好好想想自己的問題!像你們這種人,我在國內見到混的最好的,是硚口區那邊一個叫章義勁的。知道這人吧?”

    “知道知道,這位在硚口區說一不二,綽號瘋魔,身價十幾億聽說!”

    “這是個講究人,之所以能達到今天這個高度,是因為人家講究。像你們今天在修車廠所做的事情,就是不講究。”

    提起這件事情,丁啟軍就覺得胸口發悶,隱隱作痛,諂笑也變得十分尷尬。

    “王夜舉報你的車子是黑車,導致你的車子被官府沒收,你找修車廠索要賠償,這事情站在你的立場上來說,是說得通的。可你看看你是這么做的?居然先打人再談賠償,這就是不講究,簡直是本末倒置。”

    潘安一點面子都沒給丁啟軍留:“最過分的是,老龐都說陪你五萬了,你還打人,這就是沒有底線的表現。可笑的是,你明明知道這會引來一萬雙仇恨的眼睛死死盯著你,讓你束手束腳有錢不敢



(第1/3節)當前649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已經土崩瓦解。 新開張的夜店可以這么做,因為沒有熟客,一切游戲規則都是全新的。可成熟的夜店如果學了就是自斷生機,往外趕熟客了。 昨天晚上,汪大力匯報說有不少落日歸途的大客戶前去捧場,那些陪同程爭氣等待結果的經理們,還一個個義憤填膺,鼓噪著要打擊報復胡佩玲。 那會兒,程爭氣就很失望,明白了這群家伙與葉曉筱的能力相比,簡直不在一個層次。 那群家伙似乎壓根就不懂,人情這種東西并非長久之計,用一點就少一點。 一群有錢的夜店玩家,賣胡佩玲幾分薄面去捧一次場已經頂天了,怎么可能天天去? 靠這些人,完全撐不起江湖行酒吧那么大一個場子的流水。 為這點注定會成為昨日黃花的事情而大動干戈,把潘安那尊煞星招惹回來反擊,完全就是舍本逐末。 可惜那群家伙并不知道這一點,讓程爭氣心里萌生出了竟然找不到一個知己,一個有用幫手的孤獨感。 有些英雄氣短的程爭氣揮了揮手,道:“繼續關注江湖行酒吧的人氣和流水情況,有變化了立刻告訴我!” …… 潘安以為他入住的事情,鋪墊已經做得足夠好了,可他還是小瞧了雷佳佳的謹慎。 當葉曉筱的嘗試,只換來那小姑娘沉......

    后章提要:...清白,絕對不會冤枉任何一個好人,這一點請你放心。” “我可以配合你們的調查,不過剛才的沖突,起因是你們沒有率先表明身份,不能怪我襲警。如果你們因此報復我,我會走法律程序維護自身權益。” 說話間,潘安將手槍塞進了女子手里,并松開了她。 女子先是迅速檢查了一下武器,這才重重松了一口氣,收起槍支后掏出一副手銬來,冷臉瞪著潘安。 這令潘安非常不爽:“沒必要戴手銬吧?我已經說過愿意配合警方了,不是說協助調查嗎?” “別人不用,你必須要!”女子咬牙切齒道。 潘安瞧了這個剛剛才獲得自由的俘虜一眼,想了想,最終還是伸出了雙手:“事實上,戴不戴手銬對我而言,都沒多大的區別。” 女子將這話當做了挑釁,冷哼了聲,給他戴上銬子后。 直到此時,葉曉筱才從目瞪口呆中回過神來:“我是這家酒吧總經理,我能問一下他犯了什么事情嗎?” 女子瞥了她一眼,揚聲道:“葉曉筱女士,你也要跟我們回去一趟!” 葉曉筱一臉難以置信:“我也有嫌疑?怎么可能!” “今天上午,剛剛強行出院的王旦遭人蓄意謀殺。據我們調查,王旦受傷住院就是這個家伙打的,而當時葉女士你也在場。”......

    本章精要    “照這么說,你們也賺不了幾個錢啊!”

        “誰說不是呢!要是能平平穩穩的,還過得去。要是被官府打擊了,就得想法子搞錢來抹平開銷了。”

        叫苦完了,丁啟軍又怕被潘安小瞧,不禁補充了一句:“潘經理,在這一片我們已經算頂好的了,好多團伙比我們更慘。”

        潘安搖了搖頭:“你就沒有什么人生規劃?就算是混子,也要有混的更好的盼頭吧?程老三當初也是從你這個階段過去的,如今已經是成功人士了,他能成功,你為什么不能?”

        “怎么能沒念想,沒盼頭?可我能想到做到的那些賺大錢的事情,都被寫在刑法里頭,全是違法犯罪行為,哎——”

        丁啟軍這幅強說憂愁的模樣,讓潘安覺得很搞笑:“難不成你的麻將館當鋪這些,什么時候還合法了啊?”

        “額——”丁啟軍一臉諂笑。

        潘安沒好氣道:“我猜,你應該是清楚往日里得罪的人太多了,其他來錢快的灰色產業完全不敢碰,怕被舉報牢底坐穿吧?”

        丁啟軍繼續諂笑。

        “別笑,好好想想自己的問題!像你們這種人,我在國內見到混的最好的,是硚口區那邊一個叫章義勁的。知道這人吧?”

        “知道知道,這位在硚口區說一不二,綽號瘋魔,身價十幾億聽說!”

        “這是個講究人,之所以能達到今天這個高度,是因為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