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引君入甕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連章義勁那種存在,手里頭都掌握著非法槍械,作為魔都綠林魁首的黑寡婦,盧俊海他們能是吃素的?

    偏偏這倆人,一個死了未婚夫,一個死了兒子,一旦挑起這些人之間的血海深仇,魔都絕對會變成戰場。

    潘安雖然是個臨時的幫工,可并沒有要當背鍋俠的覺悟!

    就在剛才,他開始琢磨如何收拾那個兇殘無比團伙的時候,前置條件都是將自己摘出去了再進行設計。

    倒不是慫,而是不愿因給受保護人帶來不必要的仇恨,只有業余選手才會干出這種事情來。

    凌勝男當然不服氣,正要開口,提審室里卻突然響起了第四個人的聲音:“凌組長,你過來一趟。”

    原來待在隔壁監控室里的雷強軍都看不下去了,不惜暴露正在監聽的事實,也要及時將頭鐵的凌勝男給叫了過去,免得留在里頭壞了大事。

    開玩笑,與這個案子一比,侯爺那個案子簡直就是過家家了。

    而這種具備跨國性質的大案子,雷強軍并不覺得還有人能比潘安更有經驗。

    誰要敢表示懷疑,雷強軍都敢直接將潘安檔案拍他臉上,保管教他心服口服唱著征服跪安。

    毫無疑問,他的絕對信任,很快就獲得了豐厚回報。

    大約一個小時后,帶著凌勝男全程旁觀的雷強軍,就見證了一個堪稱絕妙的‘引君入甕’計劃成型。

    雖然這里頭,夾雜著很多違背工作原則的內容,比如孫泉等人會短暫獲得自由。

    但考慮到潘安的身份,以及那個天馬行空計策的完美程度,雷強軍最終還是選擇了全盤接受這個‘引君入甕’計劃。

    在這件事情上面,就連凌勝男都能在衡量過后,做出正確的取舍,而暫時放棄掉那些本來應該堅持的原則。

    就在提審室隔壁的監控室里,潘安給雷強軍和凌勝男解讀完他的請君入甕計劃后,提出了一個建議,很敏感的建議。

    “這個計劃當中最大的漏洞,就是那個所謂‘一碼’大哥手中聯系跨國犯罪集



(第1/3節)當前677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痞老實的大佬,如今已經淪為了階下囚,等待他的將是法律嚴懲。 哪怕孫泉不是主犯,可主犯卻打得是他的旗幟,單憑這一點,他也逃不了一個牢底坐穿的罪名。 而當初油鹽不進,哪怕面對魔都第一高手也依舊沒有做出任何退讓,并最終逼迫得被殃及池魚的孫泉自解腰包拿出巨額賠償的潘安,再度見到孫泉時,已經擁有了一份讓凌勝男氣得直咬牙的風輕云淡。 哪怕此時的孫泉見到他,激動得眼中都放出了某種難言的光彩,潘安也沒有任何表示,連點頭都顯得那么不走心。 就差將無所謂三個字,寫在腦門頂上了。 說真的,如果不是凌勝男這個女人糾纏不休,潘安才不會大老遠跑過來呢。 一個能讓孫泉搬出所謂魔都第一高手,見勢不對最終自解腰包脫身的犯罪團伙,能是那么好相與的嗎? 正所謂人的名樹的影,空穴未必來風。 既然已經止損了,再去節外生枝就有點不知所謂了。 畢竟,這只是旁枝末節,與他保護葉曉筱的主業一毛錢關系沒有不說,反而容易給葉曉筱引來不必要的風險。 只是,凌勝男也不是什么好相與的存在。 真要把這個瘋女人惹急了,她能給葉曉筱造成的困擾一樣不小,而且來自官府方面的麻煩,還是潘安......

    后章提要:...呆在鐵鋼才買來,連牌照都沒有上的雪鐵龍世嘉上,遠遠瞧著那邊六人起了爭執,最后由鐵鋼帶著沈米麗,以及文智和他一名同伙上了大奔。 剩下倆個,則上了他們的本田suv,在后面尾隨。 他不急不緩啟動車子,在來往穿梭的車流中,憑借著不熟的車技找了一個空擋,直接插入了倆輛車子之間,這才開始聯系丁啟軍,要他趕過來制造一場可控的小車禍,甩掉吊在最后的本田…… …… 大奔里,沈米麗在鐵鋼眼神催促下,渾身不自開口打破了僵局:“文智,你這段時間是不是忙工作去了?” “對啊,這是才回來呢,還沒來得及聯系你。” 文智將這一切看在眼中,暗暗好笑說:“實在是不好意思,因為工作上的事情比較突然,我都沒法提前給你打招呼……” 便在此時,鐵鋼沒好氣嗆聲:“年輕人,你是做什么的?沒法提前打招呼,難道不能在工作的空閑里打個招呼?” “你沒告訴他嗎?”文智裝模作樣,滿臉愕然望著扭扭捏捏的沈米麗,眼中卻滿是欣喜。 “沒,你說要保密的,我既然答應了……而且,他對我很好,也不愿意逼我……” 沈米麗本質到底是個老實孩子,演戲這種事情還真是第一次,關鍵時刻難免有些慌亂,表現在臉上......

    本章精要    連章義勁那種存在,手里頭都掌握著非法槍械,作為魔都綠林魁首的黑寡婦,盧俊海他們能是吃素的?

        偏偏這倆人,一個死了未婚夫,一個死了兒子,一旦挑起這些人之間的血海深仇,魔都絕對會變成戰場。

        潘安雖然是個臨時的幫工,可并沒有要當背鍋俠的覺悟!

        就在剛才,他開始琢磨如何收拾那個兇殘無比團伙的時候,前置條件都是將自己摘出去了再進行設計。

        倒不是慫,而是不愿因給受保護人帶來不必要的仇恨,只有業余選手才會干出這種事情來。

        凌勝男當然不服氣,正要開口,提審室里卻突然響起了第四個人的聲音:“凌組長,你過來一趟。”

        原來待在隔壁監控室里的雷強軍都看不下去了,不惜暴露正在監聽的事實,也要及時將頭鐵的凌勝男給叫了過去,免得留在里頭壞了大事。

        開玩笑,與這個案子一比,侯爺那個案子簡直就是過家家了。

        而這種具備跨國性質的大案子,雷強軍并不覺得還有人能比潘安更有經驗。

        誰要敢表示懷疑,雷強軍都敢直接將潘安檔案拍他臉上,保管教他心服口服唱著征服跪安。

        毫無疑問,他的絕對信任,很快就獲得了豐厚回報。

        大約一個小時后,帶著凌勝男全程旁觀的雷強軍,就見證了一個堪稱絕妙的‘引君入甕’計劃成型。

        雖然這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