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棺材板都蓋不住了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不料,潘安起身的這個舉動,配上那句沒好氣的言辭,卻讓汪彤產生了嚴重誤解。

    只見她緊隨其后站起身來,滿臉驚駭之色,直愣愣撲了上來,攔腰抱住了他,苦苦勸解起來。

    “小潘哥,你千萬別沖動!哪怕龐女士真的做錯了,可也絕對沒有要傷害小童哥的意思,而是真心為他好。你別沖動,要不然小童哥夾在中間,得多為難啊……”

    面對這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潘安腦子里蹦出的第一個念想是:這死傲嬌是在架我吧?

    要不是汪彤的麻煩,還得指望他處理,潘安都難以分辨她居心何在。

    這是勸人嗎?這是將軍好嗎!

    換個把‘不蒸饅頭爭口氣’當座右銘的人,只怕這會兒就得下不來臺,原本不打算做什么,也得說點什么才好脫身了。

    “趕緊給我撒手,男女授受不親懂不懂?”潘安沒好氣的呵斥了汪彤一聲。

    “我不!你先答應我別做傻事……”汪彤堅持說。

    開玩笑,這要是放開了,他一去不回,今兒晚上傻寶那個晚宴怎么辦?

    況且,汪彤也沒有做好再見,往后再也不見的準備啊!

    潘安也是醉了:“你能別懂不懂腦補嗎?我什么時候說要去找她麻煩了?從頭到尾,我都只是說希望她聰明一點,別跑到我面前來嗶嗶我老弟的事情,要不然抽她。”

    “啊?是嗎?”

    汪彤這才從潘安咯吱窩里抬起頭來,臉上依舊殘留著幾分小心翼翼的猜疑,美眸中滿是探究之色。

    為了避免被潘安逃走,她甚至都沒有松開胳膊,以至于如今一抬頭,倆人就變成了面對面擁抱的狀態。

    直到此時,潘安才真正感受到對方的溫香軟玉。

    特別是那張潔白無瑕的俏麗臉龐,就擺在近在咫尺的地方,一副誘惑天成的模樣,著實讓潘安受了不小得刺激。

    “還不放



(第1/3節)當前668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全睡不著,我老弟鼾聲太大了!”潘安咳嗽了一聲,不動聲色收斂起了那份莫名的沖動,裝作一臉無奈模樣。 “啊?小童哥沒有回自己房間嗎?”汪彤如果沒有記錯,吳童長租的那倆個客房,都是標準的擔任套間。 “沒有!也不知道是怕我跑了,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想要跟我形影不離。”潘安隨口解釋了一句,指了指里頭會客區的沙發:“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哦哦,好的,請進,我去給小潘哥你倒杯茶來。”手足無措的汪彤連忙讓開路來,完了又一路小跑著去了茶水間忙活。 老一陣,她才端著一杯茶水回來,臉上的異樣也恢復的差不多了。 “謝謝!”潘安給了她一個能緩解尷尬的干凈笑容,待她也落座之后,組織了一下言辭,打探問:“汪總……” “小潘哥,你教我小彤就好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潘安沒有糾結這些小事,再度開口:“小彤,我無意間聽到你們以‘魔陀’來稱呼我老弟,那是他的綽號?” 汪彤頓時就為難了:“小童哥沒有告訴你嗎?” “我們倆兄弟剛剛重逢那會兒,他的確嘗試過在我面前表現一番不同尋常的跡象,比如在魔都混的很開,很多娛樂休閑場所都能掛單。不過沒多久,我們就發現大家還是當......

    后章提要:...場所的經營權限,只要給我一點時間,我就能夠打聽出來……” “可惜,你并沒有那么多時間,而我對這些也毫不關心。比喻,我僅僅只是打了一個比喻。”潘安毫不客氣直接打斷了他:“現在,告訴我你有什么資格跟我談合作!” 臘腸哪還能瞧不出潘安拒絕合作的態度? 可越是如此,他就越是驚疑不定,覺得潘安這種態度,應該是覺得能夠搞定汪半壁鼓搗出來的大勢。 如此一來,臘腸也就越發慶幸剛才在心慌意亂的時候,找到了潘安這個破解之法,越發希望能夠與潘安合作了。 都沒有怎么遲疑,他就開始向潘安兜底:“我麾下有上百號兄弟,最差的,在他們老家也是一個打三四個的主。我還有一幫子師兄弟,個個都不會比我差。他們收的徒弟也不少,其中一些家里或多或少有官府的渠道……” 不但如此,臘腸甚至開始賣隊友底子:“還有潘先生,那群愿意跟我一起對抗傻寶那王八蛋的兄弟,麾下實力也不容小視。隨便哪一個,都能拎出來七八十號小老弟,一個個全是好手,在他們老家響當當的人物……” 臘腸覺得,就憑這些底子,完全可以與潘安達成合作的目的。 沒辦法,誰讓潘安身邊就一個蠻大漢,以及一只掉了毛的鳳凰,再看不到其他幫......

    本章精要    不料,潘安起身的這個舉動,配上那句沒好氣的言辭,卻讓汪彤產生了嚴重誤解。

        只見她緊隨其后站起身來,滿臉驚駭之色,直愣愣撲了上來,攔腰抱住了他,苦苦勸解起來。

        “小潘哥,你千萬別沖動!哪怕龐女士真的做錯了,可也絕對沒有要傷害小童哥的意思,而是真心為他好。你別沖動,要不然小童哥夾在中間,得多為難啊……”

        面對這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潘安腦子里蹦出的第一個念想是:這死傲嬌是在架我吧?

        要不是汪彤的麻煩,還得指望他處理,潘安都難以分辨她居心何在。

        這是勸人嗎?這是將軍好嗎!

        換個把‘不蒸饅頭爭口氣’當座右銘的人,只怕這會兒就得下不來臺,原本不打算做什么,也得說點什么才好脫身了。

        “趕緊給我撒手,男女授受不親懂不懂?”潘安沒好氣的呵斥了汪彤一聲。

        “我不!你先答應我別做傻事……”汪彤堅持說。

        開玩笑,這要是放開了,他一去不回,今兒晚上傻寶那個晚宴怎么辦?

        況且,汪彤也沒有做好再見,往后再也不見的準備啊!

        潘安也是醉了:“你能別懂不懂腦補嗎?我什么時候說要去找她麻煩了?從頭到尾,我都只是說希望她聰明一點,別跑到我面前來嗶嗶我老弟的事情,要不然抽她。”

        “啊?是嗎?”

        汪彤這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