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貴人相助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而在這兩馬車周圍,同樣圍攏著數十名健碩的護衛,雖然都是青衣小帽,家丁打扮,但一個個彪悍勇武,一看就是軍隊出身,守門兵丁剛圍過來,就已經鏘的一聲,抽出了腰間的短刀,滿臉殺氣,訓練有素。

    曲斬天更加納悶了,這支車隊雖然看起來非同一般,但也不至于引起守門兵丁的警覺啊,他更能清楚的看出,明顯是守門兵丁故意找茬,可周圍的許都百姓卻一個個竊竊私語,完全沒有兔死狐悲的感覺。

    曲斬天不由又盯著沒有任何標志的馬車看了半天,一種熟悉的感覺,傳入心中不由走向那些攔住馬車的守門兵丁。

    剛一靠近,那兩名校尉府的暗哨就已經警惕的轉過身來,拉長了臉,似乎要看看誰這么大膽子敢管閑事,可一看是曲斬天,臉色頓時一變,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便一轉身消失在人群中不見了。

    一無所覺的守門兵丁還在大聲的叫囂著,長槍指著那些短刀在手是護衛,嚷道:“呦呵,看起來都見過血啊,那我們就更要好好檢查檢查了。”

    “各位軍爺請了,車上都是婦道人家,實在不太方便,還請見諒,我們畢竟是許都的客人,這就是許都的待客之道嗎?”

    可就在守門兵丁越逼越近的時候,馬車里終于響起了一個不卑不亢的女聲,婉婉到來,可其中的凄楚,卻誰也聽得到,守門兵丁非但沒有退縮,眼眸中反而閃爍起了綠光,就像看到食物的野狼一般,嘴角帶著輕蔑的冷笑:“嘿嘿,本大爺還就要……”

    可就在這時,一只手如同鐵箍一般落在了他的肩頭,頓時疼得他呲牙咧嘴,匆忙回頭,正巧撞上曲斬天平靜無波的眼神,頓時激靈靈打個了冷戰,心說話:“這位殺神怎么被招惹出來了!”

    不等曲斬天吩咐,便匆忙揮揮手,帶著手下緩緩退開,馬車的護衛們原本見到守門的兵丁退了,松了口氣,卻見到曲斬天孤身走了過來,頓時又緊張起來,可曲斬天的目光只是微微一掃,就已經全身麻痹的站在原地,一動都不能動,任由曲斬天走到了馬車邊上,伸手似乎想要拉開車門。

    四周的百姓又是一陣議論,那些守門兵丁更是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神情:“嘿嘿,這幫家伙不識好歹,不讓我們檢查,卻引來了殺神親自動手,看你們還有什么膽量反抗!”

    可是,此刻的曲斬天卻沒有管其他人的反應,他臉上的神情非常怪異,有些期待,又有些少見的恐懼,如果真要形容,只能用近鄉情怯這個詞來形容了,似乎馬上就要見到自己的親人,卻不知道她……過的好不好。

    這種復雜的心情,讓曲斬天的手仿佛千鈞重,卻還是堅定的拉住了車廂的門把手,可他剛一用力,耳畔便突然傳來一聲鏗鏘之音,非常短促,卻仿佛奪命琴音一般,一聽就讓人毛骨悚然。

    同時,三支鋒利的弩箭,閃電般出現在曲斬天面前,直取他的眼睛、心口和小腹,竟直接瞄準要害,毫不留情,可曲斬天卻似乎早有準備,另一只手只是伸出兩指,在面前一晃,就將三支要命的弩箭穩穩夾住,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那鋒利的弩箭還在微微顫抖,仿佛不甘心無功而返的命運。

    



(第1/3節)當前835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知道哪里來的力氣,一下子跳到了馬超的身后,全身都劇烈的顫抖著,仿佛丟了魂一般。 “何人暗箭傷人?” 馬超下意識一步跨出,將父親擋在身后,他雖然不恥父親的行為,但血濃于水,他又怎么可能任由父親在自己的眼前被重創。 可是,隨著他這一聲大喝,馬超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只見,一列列整齊的士兵,出現在廢墟外,踏著整齊的步伐,向著眾人逼近而來,飄揚在夜空中的“刑”字大旗,仿佛招魂的無常,嚇得馬父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再也不敢抬頭了。 曲圖緩緩放下手中的弓箭,終于松了口氣,下意識瞥了一眼癱倒在地的曲斬天和鐘離飛煙,終于松了口氣,可還不等她這一口氣完全放松,她的眼神猛地一厲,惡狠狠的盯著馬父,仿佛要將他碎尸萬段。 然而,就在這時,同樣整齊的腳步聲從天邊響起,一列列兵馬驟然出現,可他們卻一個個沉默以對,更沒有任何旗號,似乎故意隱藏身份一般。 “哼,這幫老東西!” 曲圖不屑的撇了撇嘴,直到現在,那些老家伙還想取走曲斬天的性命,不惜與刑邦的兵馬遙遙對峙,卻又藏頭露尾,一點兒都不痛快,即便只剩一條透明的遮羞布,這群老狐貍也會死死攥在手中。 兩軍就這樣,踏著沉悶的腳......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而在這兩馬車周圍,同樣圍攏著數十名健碩的護衛,雖然都是青衣小帽,家丁打扮,但一個個彪悍勇武,一看就是軍隊出身,守門兵丁剛圍過來,就已經鏘的一聲,抽出了腰間的短刀,滿臉殺氣,訓練有素。

        曲斬天更加納悶了,這支車隊雖然看起來非同一般,但也不至于引起守門兵丁的警覺啊,他更能清楚的看出,明顯是守門兵丁故意找茬,可周圍的許都百姓卻一個個竊竊私語,完全沒有兔死狐悲的感覺。

        曲斬天不由又盯著沒有任何標志的馬車看了半天,一種熟悉的感覺,傳入心中不由走向那些攔住馬車的守門兵丁。

        剛一靠近,那兩名校尉府的暗哨就已經警惕的轉過身來,拉長了臉,似乎要看看誰這么大膽子敢管閑事,可一看是曲斬天,臉色頓時一變,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便一轉身消失在人群中不見了。

        一無所覺的守門兵丁還在大聲的叫囂著,長槍指著那些短刀在手是護衛,嚷道:“呦呵,看起來都見過血啊,那我們就更要好好檢查檢查了。”

        “各位軍爺請了,車上都是婦道人家,實在不太方便,還請見諒,我們畢竟是許都的客人,這就是許都的待客之道嗎?”

        可就在守門兵丁越逼越近的時候,馬車里終于響起了一個不卑不亢的女聲,婉婉到來,可其中的凄楚,卻誰也聽得到,守門兵丁非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