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推薦書 最新章節 加書架

    晉江城張小栗作品,請支持正版謝謝!

    舒恬剛問完那句話,就覺察到了不對勁。

    身下好硬,這是睡在地板上了嗎?

    這一回舒恬有點慌。

    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丁鳴不會發現了什么吧!

    她忐忑不安的看向丁鳴,卻發現丁鳴的臉色果然很不好看。

    這讓她有些絕望,果然是被發現了吧!會被當成怪物吧!

    丁鳴現在心里的確是在翻江倒海,但卻是對于舒恬的態度而不滿。

    先是裝暈,又是裝失憶?

    你特么以為自己在演偶像劇呢!

    還是把他當傻子耍?平地站著不動都能暈倒,摔一下就失憶,再下一步你是不是要說自己得絕癥了,所以才會又暈倒又失憶的!

    這一次,他真的是心煩意亂了。

    “舒恬,記住我的話,離鏈子遠一點,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他就轉身大步離開了。

    舒恬心里悲傷逆流成河。

    果然一般人都很難接受這種事情的吧,她被當成怪物了,所以丁鳴才會這么警告她。

    她沮喪的呆坐在地上半晌,這才猛地一擦眼淚,站了起來。

    至少丁鳴還是給她留了面子的,沒說要把這件事鬧得人盡皆知。

    反正她都在特案組掛上名了,上面早就知道了。

    只要不被周圍的人知道,不影響她白天的生活就好。

    想到這里,她又給自己加油鼓勁,然后準備先回去休息。

    結果她摸遍全身都沒找到鑰匙。

    ”

    對了,龍哥都是直接飛檐走壁的,身上才不會有鑰匙這么的東西!

    意識到自己被關在門外的舒恬欲哭無淚。

    剛被丁鳴警告了不準再去接近連子濯,她也不好下去借鑰匙。

    最終,她只能無可奈何地直接去學校了。

    幸運的是,她身上衣服整齊,晚上睡覺的時候就沒脫。

    悲哀的是,她現在真的是一無所有,錢包手機都沒帶!

    最后,她冒著晨曦清涼的微風去了宿舍。

    期間她頂著看門大爺和宿管阿姨或詭異或不屑的目光,心里郁悶的要死。

    她并不是那種夜不歸宿的女生啊啊啊啊!

    好吧,其實也是。

    垂頭喪氣的敲響了宿舍的大門,孟茹打著呵欠來給她開門。

    “恬恬,你怎么忽然回來了?”她睡眼惺忪的問道。

    “來拿點東西。”

    舒恬走得比較匆忙,加上她潛意識堅信自己一定會解決問題,回宿舍住的,所以很多東西其實都沒有帶走。

    紙筆什么的還有不少,她也不羅嗦,帶上紙筆,就直接去教室等著上課了。

    孟茹和呂靜書起來洗漱,吳寶茜在確定舒恬離開之后,才不再裝死,從被窩里爬出來。

    “走就走吧,回來干什么呀!”

    嚇死個人了!

    呂靜書聽到,火氣很大的把手里的東西一放,發出一聲巨響:“你不想住就趕緊搬出去!”

    吳寶茜柳眉倒豎:“憑什么!我交了住宿費的!”

    “那舒恬也是交了住宿費的,她想什么時候回來就什么時候回來!”

    吳寶茜詞窮,憤憤地嘟囔了一句:“哼!她出去住可是違規的!”

    “那你就去告訴導員啊!”孟茹慢悠悠地說道,“他肯定不會允許有學生住在外面的。”

    吳寶茜不說話了,她一點都不想舒恬搬回來好嗎?

    最好一直住在外面到畢業,然后她就再也不用面對那個女魔頭了!

    是的,被龍傲的殺氣嚇了一回,吳寶茜接著好幾個晚上都在做噩夢,徹底怕了舒恬了。

    所以她都是能避則避,盡量不跟她見面。

    孟茹就是抓住這一點才會那么說。

    她們洗漱完之



(第1/3節)當前1621字/頁


仕途天驕 逍遙小書生 牧神記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羅武神

    前章提要:...傲的殺氣嚇了一回,吳寶茜接著好幾個晚上都在做噩夢,徹底怕了舒恬了。 所以她都是能避則避,盡量不跟她見面。 孟茹就是抓住這一點才會那么說。 她們洗漱完之后,溜達到食堂買了早飯,然后嘴里叼著包子往教室走。 教室里只有稀稀落落幾個人,她們一眼就看到了舒恬,走過去坐在她身邊,還感慨地說道:“自從大一剛開學之后,我就再也沒來過這么早了。” 平時上課基本都是踩點進,像是這樣提前來的,都是學霸中的戰斗機! 話音剛落,她們倆就清晰地聽到旁邊的舒恬肚子里傳來一聲咕嚕。 三人:“” “沒吃飯?”孟茹問道。 舒恬羞赧地點頭。 身上啥也沒有,錢沒有,飯卡更沒有!還活動了一個晚上!餓得前胸貼后背了! “早說啊,來,分你點!”孟茹大方地讓出了一個包子。 “還有我。”呂靜書口齒不清地說道,也給她勻了一個包子。 舒恬感動得眼淚汪汪:“謝謝。” “至于嘛你!”呂靜書牙疼地看著她,不就是倆包子,還感動上了。 舒恬一把辛酸淚:“我現在就是那地里的小白菜,急需別人的關愛啊!” 呂靜書:“你就繼續演吧!” 才不是演,是真的辛......

    后章提要:...走的事兒了,也不知道又會犯什么病,今晚上回去指不定怎么折騰她呢! 不過她也不怕,他要是再敢無理取鬧,就揍他! 剛在早上成功地揍到了某人的她現在對自己信心百倍,完全忘記了之前被壓制的無法反抗的事情了。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她一推開門,迎接她的竟然既不是暴跳如雷的暴躁男人,也不是黑云壓低的蛇精病,而是笑得如春風般溫暖沁人心脾的暖男? 她反射性的拉住門,站在門口不敢往里走,警惕的小眼神在唐翊身上來來回回地掃射,“你你怎么了?” 唐翊看著她的動作,暗地里恨得牙癢癢,臉上卻笑容不變,說話的語氣也很是柔和,“在學校一天累了吧,快去洗手,該吃晚飯了。” 坐在他對面的盛老太太半抬著頭,從老花鏡的上方斜著眼看自己兒子。 呦呵,比對自己親媽還溫柔呢! 不孝子,好想給你拆臺拖后腿! 蘇婻猶猶豫豫的往里走,總覺得今天的唐翊病的更嚴重了。 竟然沒生氣?還很高興的樣子? 這是蛇精病升級到二段了嗎? 唐翊不管她怎么想,始終保持著嘴角上揚的樣子。 他今天提前下班回家,早早換下了黑色的西裝,穿著舒適的家居服,米白色的針織衫,卡其色的休閑褲,還......

    本章精要    晉江城張小栗作品,請支持正版謝謝!

        舒恬剛問完那句話,就覺察到了不對勁。

        身下好硬,這是睡在地板上了嗎?

        這一回舒恬有點慌。

        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丁鳴不會發現了什么吧!

        她忐忑不安的看向丁鳴,卻發現丁鳴的臉色果然很不好看。

        這讓她有些絕望,果然是被發現了吧!會被當成怪物吧!

        丁鳴現在心里的確是在翻江倒海,但卻是對于舒恬的態度而不滿。

        先是裝暈,又是裝失憶?

        你特么以為自己在演偶像劇呢!

        還是把他當傻子耍?平地站著不動都能暈倒,摔一下就失憶,再下一步你是不是要說自己得絕癥了,所以才會又暈倒又失憶的!

        這一次,他真的是心煩意亂了。

        “舒恬,記住我的話,離鏈子遠一點,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他就轉身大步離開了。

        舒恬心里悲傷逆流成河。

        果然一般人都很難接受這種事情的吧,她被當成怪物了,所以丁鳴才會這么警告她。

        她沮喪的呆坐在地上半晌,這才猛地一擦眼淚,站了起來。

        至少丁鳴還是給她留了面子的,沒說要把這件事鬧得人盡皆知。

        反正她都在特案組掛上名了,上面早就知道了。

        只要不被周圍的人知道,不影響她白天的生活就好。

        想到這里,她又給自己加油鼓勁,然后準備先回


展開+
电子游戏英语